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729|回复: 7

[小说] 《指挥决策(Command Decision)》 Timothy Zahn著

[复制链接]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发表于 2020-1-31 1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1 编辑

(第一次翻,如有不当,还望斧正。)

蒂莫西·扎恩(Timothy Zahn)  著
最迟江山  (Latest Land)  译
《指挥决策》是蒂莫西·扎恩所著的一篇短篇小说,最初由西末游戏公司于1996年11月刊登在《星球大战冒险杂志(第11期)》,后在网上归档于“星球大战超空间社区”。

02ABY

他们在十几次跳跃之前就离开了核心世界,横穿了外环星域,那里有着野蛮人和非人怪物,以及对帝国的荣耀和仁慈不加掩饰的蔑视。在四次跳跃前,他们甚至远离了那种粉饰的文明,进入了一个称作“蛮荒空间”的少经测绘的地区。现在,随着这最后一跳,帝国歼星舰“忠告者号”更是将它也甩在后面。
前面是未知区域,后面是帝国。以及实际上,还要面临事业的毁灭。
“前向传感器报告,舰长。”一名军官在右舷舰员舱里呼叫。“没有飞船迹象。”
“收到。”达贡·尼瑞兹舰长说,望着舰桥观察窗外散发着暗淡光芒的暗红色恒星。曾经耀眼的恒星那将熄的余烬。多么有象征意义。“发射TIE战斗机中队。”他命令道。“按上将的命令。”
“是,长官。”脚步声传来。
“啊,看吧。”拉尔·哈维尔将军评论道。“我们的新任务。看上去很吸引人不是么?”
“看着像是慢慢死亡。”尼瑞兹直言道。
“是的。”哈维尔低声说。“我想,当你在帝国皇宫政治上站错边,就会慢慢走向死亡。”
尼瑞兹苦涩地点点头。他一次又一次地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朝廷的助手、顾问和谄媚者之间的阴谋和争吵,因为他们永远在为得到皇帝的青睐争斗。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有时会持续多年,然后突然达到顶峰,在几天甚至几小时内结束,失败者和他的盟友要么被处决,要么――那天的得势者特别宽大――就被打包流放到一些像阿布里加多或是塔图因那样的泥水星球。
而上将正身在局中,有传言说,他正满腔热情,且颇有技巧。要在未知区域完成这项勘探/制图任务,他一定会损失惨重。
但这并不是尼瑞兹、哈维尔和其他“忠告者号”舰员必须和他一起存亡的理由。完全没有理由。
尼瑞兹斜眼看到右舷舰员舱里的军官们僵硬了,他们的注意转向了船尾。尼瑞兹站在原地,看着黑色的TIE战斗机重新排成搜索队形,直到他听到身后指挥走道上轻轻的脚步声。“上将。”他道,然后转身。
如他所料,确实是索龙上将。“舰长。”上将温文地说。“报告。”
“我们到了,长官。”尼瑞兹简短地说,既着迷又厌恶地盯着索龙,沃斯·帕克舰长在未知区域的某个泥水行星上发现索龙并把他带回了朝廷。基本上是人类的形状,但索龙蓝色的皮肤和红色的眼睛却昭示着他是一个异族人。皇帝不喜欢异族人。 
帕克应该为这种傲慢而受到处分或就地处决。他没有受罚的唯一原因是索龙显然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战术家和战略家。他曾在私立学院受训,以惊人的速度在军中晋升,最终成为一名指挥官。
皇帝容忍了他的存在。是什么原因,尼瑞兹永远不会知道。朝廷的其他人——很多其他人——也不知道。
“是的,知道了。”索龙冷淡地说,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掠过尼瑞兹肩头。“但那些战斗机现在应该在更远的地方了。你在我们到达后多久下令发射了它们,”
“立刻,长官。”尼瑞兹说,努力保持礼貌的语气。不管他是否喜欢这项任务,他仍是一名帝国军官,他服从命令。“发射前的检查表可能有一些问题——舰员们不习惯处理这些新TIE侦察机上的超空间驱动器。”
“那么,这就是他们需要改正的缺陷。”索龙说。“开始练习,舰长,从现在开始。请亲自处理。”
尼瑞兹咬紧牙关。“是,长官。”他勉强道,示意通讯官。“叫帕克中校到舰桥来。”
“是,长官。”尼瑞兹回头看着索龙,有那么一瞬感到一丝恶意的满足。帕克当时可能没有受到惩罚,但索龙的敌人没有忘记他。他曾是“胜利级”歼星舰的舰长,很快就被剥夺了指挥权,降职为中校,并作为尼瑞兹的大副登上了“忠告者号”。罪有应得。
上将看着他,那张异族人的脸上流露出一种看不懂的神情。“我想,舰长,你认为这次任务不值得。”
“不,长官,我没有。”尼瑞兹说,出于习惯,他压低声音,不让舰员们听到他的话。高级军官之间的歧义与低级军官无关。“要是直说吧,我认为这完全是在浪费帝国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帝国各地都有骚乱的报告,派一艘装备齐全的歼星舰到这里执行测绘任务简直愚蠢透顶。”
“或许吧。”索龙说。或许尼瑞兹的大膽冒犯了他,他的表情也并没有体现出来。“从另一方面看,帝国是一个生命体。所有生命体都必须成长才能生存。”
“在我们自己的国界内,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尼瑞兹反驳道。“我们后面一定还有几百个都没怎么看过的星球。”
“探险队可以对付这些。”索龙带着少许轻蔑道。“未知区域是帝国的未来,舰长。帝国舰队带领才合适。”
尼瑞兹咬了咬舌头。索龙对此摆出了一个很好的姿态,他得服从他。也许索龙甚至会说服自己,他实际上并没有输掉最后一场政治斗争。“当然。”他大声道。“长官。”
在通往船尾舰桥的拱门边,他注意到一个人:帕克中校到了。“如果你允许,上将,我会让机库舰员开始他们的训练。”
“很好,舰长。”索龙道,再次看向外面的星象。“让他们暂时集中精力进行发射前的演习。我想我们在这个星系中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两个小时,我也不希望我们准备跳跃的时候,TIE还困在外面。”
“是,长官。”尼瑞兹道。他从蓝肤的异族人身边走过,沿着指挥走道往回走,怒火中烧。派舰长亲自跟TIE战斗机机组人员打交道,几乎无异于当众扇耳光。难怪索龙会被放逐到这里。唯一的谜团是,为什么大臣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这么做。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2 编辑

他们在第十五个星系上发现了第一个智慧生命的迹象。或者更确切地说,当它发现他们的时候。
“有三艘,舰长。”传感器长报告说。“大约25米长――相当于一艘奥拉卡亚海关护卫舰。装备未知;武器未知。”
“收到。”尼瑞兹舰长道,和索龙以及帕克一起站在指挥走道上,凝视着正在接近的飞船。一种异族设计,但战斗机外形小而敏捷。一个中队的TIE战斗机正准备驶离机库,还有另一个正在待命。“TIE控制:命令先遣中队警告他们后退。”
“撤销指令。”索龙在军官尚未回复前道。“先遣中队将领先于‘忠告者号’采用开放式护航队形。通讯官,发送外部信号到我的通讯器。”
他从胸前的一个外衣口袋里掏出通讯器。“我相信你已经意识到那些船可能配备武器。”尼瑞兹劝说道。
“哦,他们肯定有。”索龙同意道。
“那我们不应该就此做点什么吗?”尼瑞兹问道,努力保持耐心。
“我们处于全面战斗警戒状态。”索龙提醒他。“现在,这就够了。”他举起通讯器,用拇指打开。“不明飞船,这是里奥德朗殖民飞船‘忠告者号’。收到请回答。”
他关掉通讯器。
“殖民飞船。”尼瑞兹皱着眉头,重复道。
“我们是一个庞然大物。”索龙指出。“我不希望我们的尺寸吓跑他们。”
尼瑞兹回头看了看接近的战斗机。上将不仅不想战斗,他甚至不怎么担心。也许等他们炸掉指挥上层结构时,他会改变主意。“你希望他们能理解基本,”
“他们离蛮荒空间很近,足以撞见帝国的商人或走私犯。”索龙道。“如果他们没碰上过,我知道其他几种语言,可以试试。”
猛然间,舰桥上充斥着嘈杂的静电声。“喂,殖民飞船。”一个喘息的声音说。“我是克雷赛斯,这个星系的统治者,这里的王。你们膽敢不经允许入侵我的领地。”
“更多的船。”传感器长叫道。“从那颗小卫星的周围到左侧,二十……三十……一共三十八艘。一艘更大的船,散货船尺寸,跟在他们后面。”
“发射TIE第二中队。”尼瑞兹命令道。“再准备两个中队,立刻。”
“撤销指令。”索龙再次道。“先遣中队撤回到严密护航队形。”
“长官,我强烈建议你重新考虑。”尼瑞兹道,一只拳头沮丧地握紧。这个蓝肤的异族人对标准战术一无所知吗?“战斗机掩护的唯一目的是在安全距离内与敌人交战,迫使敌人暴露武器。”
“知道了,谢谢。”索龙道,明显注意到了正在接近的舰队。“不用担心,他们不会进攻的。直到他们对我们的能力有了更好的了解。”
他再次打开通讯器。“很抱歉,克雷赛斯。”他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入侵。当然,我们的勘探船一上船,我们就马上离开。”
静电声再次响起。“我接受你们的道歉。”克雷赛斯喘息道。“你们到底在找什么?”
“为我们的殖民者寻找新的家园。”索龙道。“当然,不会侵犯你或是任何人。你是否正好知道一些这样的星球?”
“可能吧。”克雷赛斯说。“或许我们应该单独见面讨论一下。”
“你真是太慷慨了。”索龙道。“我可以在‘忠告者号’上款待你吗?”
“为表诚意,我会来的。”那喘息声道。“我马上准备好我的座驾。”
“期待你的到来。”索龙道。“再会。”他关掉通讯器,把它放回胸前的口袋里。“命令两架TIE留在外面,护送我们的访客进入机库。”他指示战斗机控制官。其余的返回机库,但保持警惕。所有人员继续做好战斗准备。”
“是,长官。”
“帕克中校,你留在这里。”索龙接着道。“尼瑞兹舰长,跟我来。我们要在客人到来之前做好准备。”
尼瑞兹并不指望克雷赛斯会天真到独自登上一艘未知的船,他是对的。当异族气驱着陆式喷气机刺耳的尖啸声最终消失时,有五艘异族飞船停在3号机库甲板上:他们之前见到的四架战斗机在一艘较小的单人飞船周围列成一个方阵。
或者更确切地说,一艘单人的异族人飞船。眼前的生物体型巨大、长相粗野――在尼瑞兹看来――相当令人反感。他那畸形的脑袋上没有毛发,也没有鼻子,椭圆形的眼睛在整张脸上相距甚远,皱巴巴的嘴上长满了蠕动的虫状触须。从远处看,他的皮肤似乎是粉红色的;从近处看,尼瑞兹发现这其实是一个由许多红色丝线组成的纵横交错的图案,覆盖在乳白色的表皮上。他穿着一件黑色毛皮的长背心,显然是随意缝在一起的。挂在他脖子上的绳子上有一个弯曲的泪滴状金垂饰,缀着彩色宝石;他的身侧显眼地绑着把巨大的单手武器。
“我是克雷赛斯。”他喘息着,笨重地穿过甲板,走向等待他的帝国官兵。“谁来指挥?”
“是我。”索龙道,向前迈了半步。“我叫索龙。这位是尼瑞兹船长,指挥‘忠告者号’。”
“啊。”克雷赛斯说,在两米外停了下来。有那么一会儿,他嘴上的虫须更剧烈地蠕动着,也许是在辨别气味或声音。“你们有多少殖民者?”
“四万。”索龙道。“加上运作这艘飞船的七千名船员。你知道附近有什么行星可以让我们殖民,”
“别急,红眼睛。”克雷赛斯说,眼睛眯成了缝。“说这个前你不给我一份礼物吗?”
“当然。”索龙说,向一个站在几米后的士兵示意。士兵走上前,递给上将一个小盒子。“从你的吊坠来看,你欣赏美丽的事物。”索龙说着,打开盒子,拿出一个雕刻精美的金色雕塑。“请接受这个,以此表示我们对你的敬意。”
“它确实很漂亮。”克雷赛斯说,并没有上前收下它。“但我想要的是一份不同的礼物。”
“我很抱歉。”索龙说。“你有什么建议,”
“一架这个。”克雷赛斯抬起右臂,紧紧弯曲,肘部指向一架准备就绪的TIE战斗机。
索龙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给你这个。”他说。“我们的勘探船数量有限,在到达最终目的地之前,我们的必经路线仍然十分不确定。不过,如果能够抚慰你的感情,我可以给你两个甚至三个雕塑。我们船上有许多这样的物件,用作贸易货物。”
“那没必要。”克雷赛斯说。他嘴上的虫须又开始蠕动了;然后,随着一个似乎是从臀部开始,一直运转到肩部顶端的复杂耸肩,他向前走去,从索龙的手上拿下雕塑。“也许等你们在新星球上安顿下来,你就会有一艘勘探船匀给我了。”
“也许吧。”索龙道。“不过,这当然取决于我们找到这样一个星球的速度。”
“当然。”克雷赛斯同意道。“你有你们要找的星球的参数列表吗,”
“我马上召集殖民者委员会。”索龙道。“我相信他们会列出一张合适的清单。”
“你有空就准备好。”克雷赛斯说,朝他的座驾后退了一步。“确保这正是你想要的。等准备好了,你可以把它带到我的指挥舰上。”那虫须蠕动着。“来的时候,你一定也要准备好达成一个交易。”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交易?”尼瑞兹问道。
克雷赛斯看着他。“你想要一个免费的星球么,白头?”他不以为然,轻蔑地喘息着。“如果你希望我缩短你的行程,你就必须为这些信息付费。”
“我明白了。”索龙向他保证。“殖民者委员会将在准备充分后到达,与你交易。”
那嘴上的虫须最后一次绷紧了,然后克雷赛斯转过身,钻进了他的飞船里。索龙示意帝国官兵退后;随着又一阵气驱着陆式喷气机掀起的巨浪,五艘异族飞船从甲板上升起,驶离机库入口。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6: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4 编辑

“你怎么看,舰长?”索龙问道。
“他们显然是原始人。”尼瑞兹嗤鼻,很想为他引用古老的帝国格言,即所有非人类都是原始人。“动物毛皮的衣服,随意缝在一起。”
“但缝线是直的,用的是细线。”索龙说。“我想图案不均匀很可能是一种风格。还有什么,”
“他们似乎没有反重力装置。”尼瑞兹说。“但他们用武器来弥补。我数了数,每架战斗机上至少有十根激光炮。”
“十根炮管,是的。”索龙说。“但我怀疑其中只有两根是激光。另外八根上的部件看起来更适合发射武器甚至是聚焦传感器。我们的客人自己呢?”
尼瑞兹看着离开的异族飞船,非常想告诉索龙,这些都不是很重要。但是上将的语气或态度需要一个深思熟虑的回答。“非常自信。”他说。“堪称傲慢。典型的野蛮人领袖,不管有什么可以让他耀武扬威的。你不是真的要派代表团去他的船上吧?”
“他愿意来这里。”索龙指出。“拒绝回应可能被视为一种侮辱。”
尼瑞兹哼了一声。“我想你可以猜到我对这有什么在乎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是来探索的。”索龙说。“这是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些人的机会,也许还可以了解一下附近的地区。”
尼瑞兹苦着脸,但索龙是对的。“长官,我可以建议一下,我们至少要弄清要面对什么吗?我们船上有三架隐形传感突击穿梭机——让我派其中一架绕着卫星背面飞行,看看克雷赛斯有多少飞船。”
“如果那真的是他们的主要基地,我们可能会了解些什么。”索龙同意道。“但那并不是。告诉我,舰长,过去几天你一直在和‘忠告者号’的TIE飞行员打交道。有没有人特别地,你认为在火力攻击下特别优秀?”
尼瑞兹皱起眉头,话题的突然变化使他暂时偏离了正题。“克拉尔中尉很好。”他说。“优秀的飞行员,非常不错。”
“让他和另外两名TIE飞行员在一小时内到我的指挥室报到。”索龙道。“同时让哈维尔将军挑六名士兵来见我。相同标准。”
六个在火力攻击下特别优秀的人。索龙所谓的殖民者委员会,毫无疑问。“是,长官。”尼瑞兹生硬地说。“我可否再次建议,上将,现在也许是展示力量的时候。一架突击穿梭机上配备一到两队冲锋队,或许,再加一队TIE为他们护航。”
“建议收到了,舰长。”索龙点头。“执行你的命令。”
尼瑞兹咬紧牙关。“是,长官。”索龙又点了点头,转过身,快步走向从机库通往后面大型服务与维修区的拱门。繁忙的工作似乎在他面前停止了,服务技术人员和工程师们恭敬地让路,大多都在他经过时偷偷地看他。
尼瑞兹低声咒骂着,转身朝涡轮升降机走去。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在帝国舰队服役并不是哪天碰巧你心情很好时会做的事。他和“忠告者号”被分配了一项任务;如果这意味着要忍受一个任性的异族指挥官,那么他们就只能忍受他了。
至少,现在是这样。
“三架异族战斗机出现在卫星另一边。”传感器长呼叫道。“盘旋于穿梭机和TIE战斗机护卫队周围,排成了外部护航队形。”
“收到。”索龙道。“继续监视他们。”
尼瑞兹对站在旁边的哈维尔将军咕哝道:“如果他们都没有无聊到睡着的话。”他和哈维尔在上将规定的一小时内很好地提供了索龙要求的人员。但接着,由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索龙又花了三个小时才让这整个伪装部队进入太空。
但现在他们终于离开了。随着异族战斗机的护航,賭博开始了。六名冲锋兵、一架泽塔级远程穿梭机和三架珍贵的的TIE战斗机前往下注。
而跟他们一起的,是帕克中校。尼瑞兹凝视着远处帝国飞船的行驶轨迹,以及在它们旁边飞行的异族战斗机更微弱的驱动,仍然不相信索龙把这样一个危险的任务交给了一个本应是他的朋友或至少是他盟友的人。但也许索龙并不这么看。异族人的脑子――谁知道是怎么工作的?
“克雷赛斯的指挥舰出现了。”军官继续道。“也是从卫星后面来的。看来机库舱口就开在后面,鼻子底下。”
尼瑞兹指尖紧靠着腿侧,不安地来回摩擦布料,望着帕克的穿梭机进入漆黑的洞口。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忠告者号”的气流使它离克雷赛斯的卫星总部有相当长的距离。如果异族人计划背信弃义,那么在歼星舰或TIE战斗机到达那里提供帮助前,将只有宝贵的几分钟。
他一小时前曾向索龙指出了这一点,暗示他们至少部分地缩短距离。上将毫无意义地称不能惊吓到他们,并对这项建议置之不理。
就像他忽略了尼瑞兹对整个行动的其他建议一样。他就真的这么鲁莽或是无能吗?
还是说他有什么秘密计划?
泽塔穿梭机的光辉消失在异族机库里。“召回护航机。”索龙命令道。军官收到了,过了一会儿,三架TIE开始从指挥舰上转弯――
就在这时,异族战斗机突然发起攻击。 他们取消了外部护航队形,在三架TIE后面和周围降下,激光喷射出耀眼的红光。
“躲避。”尼瑞兹厉声道。“驾驶:全速前进。移动拦截。“
“撤销指令。”索龙道。他的声音依旧平静,但近乎鞭子般地冰冷。“点一前进。”
“点一。”尼瑞兹重复着,猛得转头怒视他。“上将――”
“我们应该是一艘殖民飞船,舰长。”索龙道。“殖民飞船不是为加速而设计的。”
“见鬼去吧。”尼瑞兹咆哮着,拧身看向被包围的TIE。有两架在追击者前面,缓慢但稳步地超过了它们。但第三架速度较慢,危险地落后了。“看看后面。”尼瑞兹低声对其他TIE飞行员道。其他两名飞行员肯定意识到他们的同伴有麻烦了。“他们为什么不还击?”
“因为我命令他们不要这样。”索龙冷静地告诉他。“驾驶:点二前进。”
“你什么?上将――”
“他被击中了。”传感器长喊道。尼瑞兹转向观察窗。落后TIE的右舷太阳能板在猛烈的火球中解体了,飞行员奋力控制,战斗机疯狂扭动着。他成功了,但付出的力量让他落后了太多,颓势顿显。就在尼瑞兹无助地望着他时,三架追来的战斗机蜂拥而上,仿佛一队夸米拉冲向残破的雷德吉克一般。抓钩索不断闪烁着,然后整个小队盘旋着排成一条紧密的曲线,返回克雷赛斯的指挥舰。
尼瑞兹低声咒骂着,目测距离。现在他们拿到了战利品,其余的异族战斗机中断了对另外两架TIE的追捕,开始返航。
指挥舰也开始掉头逃跑;但如果索龙现在把全部能量投入到“忠告者号”的驱动中,他们或许还能在战斗机带走受损的TIE前抓住它们……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5 编辑

“驾驶,点二五前进。”索龙命令道。
尼瑞兹转向上将,对索龙冷漠无能的暴怒与家庭四代服役于舰队灌输给他的军事礼仪激烈地斗争着。礼仪胜出了,但只是仅剩的礼仪了。“索龙上将。”他说,声音勉力保持稳定。“我理解你不愿向这些异族人透露我们的真实力量。但真的够了。”
索龙发光的眼睛可能会让“异族人”这个词更明亮一些。但他说话时,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实际上,舰长,我想你并不明白。”他说。“另外两架TIE马上就要回来了,请到船尾舰桥通讯站检查他们的状况。”
“上将,指挥舰正在离开。”传感器长报告道。“三十八架战斗机与它会合了,所有我们之前看到的飞船。它们正在指挥舰周围形成一个掩护飞行状态。”
“它们的速度是多少?”
“一六五。”
“驾驶,把我们的速度调到一六三。”索龙命令道。
尼瑞兹向索龙迈进一步。“他们要是跳到光速怎么办?”他咆哮道。
“我们在监视他们。”索龙向他断然道。“如果他们跳,我们将得到他们的矢量。但我认为他们不会。”他扬起一道蓝黑色的眉毛。“我想你该去检查TIE战斗机了。”
换言之,他被打发了。“收到,上将。”他咬牙道。
他转过身,沿着指挥走道穿过拱门,来到船尾舰桥上。他转向通讯站――
“跟你说句话,舰长?”
尼瑞兹转身。哈维尔将军站在船尾舰桥的另一边,涡轮升降机和全息舱之间。他怒容满面。“怎么了,将军?”尼瑞兹问道,走向他。
“我想你我都知道,阁下。”哈维尔说,点头示意主舰桥。“我有六个士兵在那架穿梭机上。六个优秀士兵。你知道索龙坚持要他们手无寸铁地去那里吗?不拿爆能枪,甚至没有匕首。”
“我不知道。”尼瑞兹沉重地说。“但我说不上惊讶。他试图维持一种错觉,认为我们是一艘无害的殖民飞船。”
“是吗?”哈维尔问道。“或者这是否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比如?”
“比如说,他可能和这个克雷赛斯海盗做了一笔私人交易。”哈维尔直言道。
尼瑞兹眯起了眼。“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是吗?”哈维尔反驳道。“看看事实吧。索龙同意派一个小分队去和克雷赛斯谈,但他没有马上派去,而是拖延了三个小时。同时,他将泽塔号穿梭机和一架TIE战斗机锁定在六号维修区,周边围着大约五十个技术人员。”
尼瑞兹盯着他,胃里升起一股寒意。他没有听说任何穿梭机上的工作。“是哪架TIE?”
“你非得问吗?”哈维尔阴沉地说。“异族人抓走的那架。”
尼瑞兹向前望去,看到上将背对着他们,独自站在指挥走道上。这个人确实亲自安排了这一切。
现在还故意让敌舰在他们前面开走。“我不相信他会背叛我们。”他看着哈维尔道。但即使是对他自己而言,这些话听起来也空洞无力。
显然对哈维尔也一样。“还有其他可能吗?”将军轻蔑地问道。“他给了他们一架泽塔穿梭机,一架TIE战斗机——可能都装载了配有额外技术的吉尔——现在让他们逃走了。我们有八个人被俘,这只是意外收获。”
尼瑞兹盯着索龙的背,四代从军的重量向他否认这样公然的叛国行为可能来自一名高级旗舰军官。
但沉重的事实恰恰相反。“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知道。”哈维尔低吼着,简略地挥了挥手。“他是个异族人。更糟的是,他是一个来自这边未知区域的异族人。也许他已经认识这个克雷赛斯好几年了――可能甚至是他事先设计的伪装。那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要怎么做。”
寒意在尼瑞兹胃里结成锋利的冰。“你什么意思?”他小心地问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舰长。”哈维尔道。“我是说,那些外面的人唯一的机会就是我们来解除索龙的指挥权。”
“或者说。”尼瑞兹平静地说。“你在暗示兵变。”
哈维尔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我是暗示他背叛了帝国和我们的宣誓。”他说。“我建议我们有责任采取措施。”
“靠煽动叛乱?”
“他已经犯了罪。”哈维尔坚持道。“而不是我们。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忠告者号’带回帝国。”
尼瑞兹又回头看了看索龙。四代从军的重量……“我们再给他点时间。”他最后说。“也许他会――我不知道。醒悟过来。”
“这也太晚了。”哈维尔痛苦地说。“太晚了,到时候派出去的六个好战士肯定已经死了。”
尼瑞兹深吸一口气。“我们是帝国舰队的战士。”他提醒哈维尔,也提醒自己。“我们有责任在情况需要时牺牲。”
两个人互相凝视了一会儿。“好吧,舰长。”哈维尔最终道。“你做了你必须做的事。我也是。”
他转过身,大步走进涡轮升降机。门关上时,他绷着脸,转身给了尼瑞兹一瞥,然后离开了。
尼瑞兹疲惫地叹了口气,走到通讯站。机库控制中心通知他,两架TIE已经安全回来,飞行员几分钟后就可以和他通话了。他一直等到他们从战斗机中解脱出来,确认两人都没有受伤,战斗机也没有受损,才命令他们报告情况。
他签了字,又在原地呆了几分钟,想着哈维尔说的话,心里打了一场无声的仗。但实际上只可能有一个决定。他转向主舰桥,沿着指挥走道往回走。
他走到索龙身边,似乎走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舰长。”上将说,他的声音像平稳如常。“报告。”
“两架TIE都安全返回了。”尼瑞兹凝视着异族飞船的逃离。即使是他离开的很短时间内,他们也明显离得更远了。“克雷赛斯的情况如何?”
“没变。”索龙道。“异族船的速度提高到了一七二。我们的追击保持在一六三。”
不到“忠告者号”实际功能的四分之一。“克雷赛斯现在很可能已经把穿梭机和TIE战斗机都拆了。”他说。“我想你知道。”
“是的。”
“可能把帕克司令和他的代表团也拆了。”
索龙摇了摇头,几乎看不到他的头在动。“不,他还不会伤害他们。纯粹出于谨慎。他也不会把他们带离穿梭机很远。”
尼瑞兹皱了皱眉。他本以为会立即进克雷赛斯的拘留中心。“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们中的一个或多个可能携带着传输摄像头。”索龙说。“在他对我们的技术水平有了更好的了解前,他不会冒险让他们看到他的指挥舰。”
“也许吧。”尼瑞兹说。“另一方面,在穿梭机和TIE战斗机上,他大概可以得到他所需的关于我们和我们技术的一切。”
索龙点点头。“大概吧。”
尼瑞兹盯着那张异族脸,心里充满了沮丧。他在这里,拼命地想要给予上将最后的信任。然而上将却在这里无耻地坦承,他在整个行动中处理得多么糟糕。
他想被解除指挥权吗?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简单的信任问题。”索龙平静地说。“你是否信任我个人;你是否信任那些批准我晋升上将军衔的军官;你是否信任皇帝和他让我在这里指挥的决定。”
尼瑞兹的脸扭曲了一下。“如果你没有提到最后一点,那就容易多了。”
索龙转身面对他,令尼瑞兹吃惊的是,上将笑了起来。一个细微的、神秘的微笑,但仍是一个微笑。“千万别以为事情一定是表面的样子,舰长。”他说。“尤其是跟皇帝打交道的时候。”发光的眼睛闪闪发亮。“或者是跟我。”
尼瑞兹从那凝神的目光中垂下了眼睛。哈维尔对索龙忠诚的怀疑和他自己对私密计划的疑问一闪而过。又或者问题可能更为简单,但并不那么危险:索龙说服了自己,“忠告者号”的使命不仅仅是复杂又无效的流放的表象。
又或许皇帝和所有批准的官员真的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但这几乎是无关紧要的。他家四代从军,仍然只可能有一个决定。
他再次看着向龙的脸。“上将,我建议你叫一队冲锋队到舰桥上去。”他道。“可能会有麻烦。”
“是的,我知道。”索龙回头,越过他的肩膀瞥了一眼。“我想麻烦已经来了。”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6 编辑

尼瑞兹转身。哈维尔将军回来了,正坚毅地向他们走来,身后紧跟着六名黑衣士兵。
指挥走道的半路上,将军挥手示意士兵们停下,继续独自走向他们。“索龙上将。”他开门见山道。“以帝国的名义,我请你将‘忠告者号’的指挥权交给尼瑞兹舰长,并允许这些士兵护送你回到你的住处。”
尼瑞兹越过哈维尔的肩膀看着士兵们。他们脸上带着被命令同意同时又非常不愉快的表情。在他们身后,舰员舱里的军官和舰员们正在执行他们的职责,显然对这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我明白了。”索龙平静地说。“我相信,将军,你已经考虑过了。”
“外面有人。”哈维尔厉声道。“我的人。我只是不想抛弃他们。”
“你的忠诚令人钦佩。”索龙道。“你建议我们怎么救他们?”
“也许我们应该尝试攻击。”哈维尔道,声音里充满讽刺。“一艘帝国歼星舰应该很擅长这个。”
“够了,将军。”尼瑞兹说。
“不,让他继续。”索龙道。“好吧,将军,我们全力进攻。克雷赛斯看到我们冲向他们时,你认为他会花多长时间将他们全部杀死?又或者,他要多用长时间计算跳到光速,把我们甩在后面?”
哈维尔的脸又抽搐起来。“当然,这是一个风险。”他固执地说。“但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他们一定会死。”
“那就假设我实际什么也没做。”索龙道。“但先抛开这个不谈。你打算自己和六个士兵一起指挥‘忠告者号’吗?或者你有没有对所有47000名舰员做过民意调查,看看他们的立场,”
“他们比我更不喜欢发生的事。”哈维尔咬牙道。“会有足够多的人站在我这边。”
“确实。”索龙将目光转向尼瑞兹。“你同意吗,舰长?”
尼瑞兹硬着头皮。“不,上将。”他说。“我相信我的军官们不会支持叛乱。”他强迫自己看向哈维尔。“我也不会。”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对不起。”哈维尔最后道。“这是我必须做的事。”他正要举起手――
“上将。”传感器长在舰员舱里呼叫。“八架战斗机已经脱离队形,向不同矢量出发。”
尼瑞兹转身看向观察窗。在八架战斗机跳到光速之前,他只瞥到一眼从克雷赛斯舰队出来的行驶轨迹。“是否有他们所有的跳跃矢量?”索龙问道。
“是的,长官。”军官答道。“幽灵二号显示主目标已进入矢量七十一记号五。”
尼瑞兹眨了眨眼。他没有意识到索龙已经发射了一架隐形传感突击穿梭机。“幽灵机在外面干什么?”他问道。
“就是为了此刻。”索龙道,声音里流露出不容错认的强烈满足。“通讯官,信号频率四十六。信息:现在。”
尼瑞兹看着哈维尔,他看上去和自己一样困惑。“上将,如果这是一个迟来的尝试,来展示一点决心――
“一点也不迟,将军。”索龙打断他。“现在正是时候。我要你的三排士兵在十分钟内赶到机库。已有两队冲锋队在那里了,他们会带他们到正确位置。”
哈维尔的脸颊抽动着。“是,长官。”他转身,挥手让士兵走在前面,走向船尾舰桥。
“到你了,舰长。”索龙继续道。“命令驾驶进入全速,待命战斗太空站。”他的眼睛闪闪发光。“伪装结束了。是时候向他们展示我们到底是什么了。”
尼瑞兹反射性地集中注意。“收到,上将。”他提高了嗓门。“驾驶:全速前进。全面战斗警戒。”
自从外部舱门在穿梭机后面砰一声地关上,他们已经在机库甲板上坐了近二十分钟了,异族人毫不客气地把他们赶过来,帕克感到腿部开始抽紧。他缓慢地,小心地,将它们挪了个位置――
一支重型手枪的枪管警告地打了下他的头。“别动。”异族人喷气道。
坐在帕克对面的一个士兵动了动,脸色阴沉地瞪着卫兵。“耐心。”帕克低声道,以防他尝试一些愚蠢或冒险的举动。索龙告诉他,只有在克雷赛斯的人有时间检查他们带来的穿梭机和受损的TIE战斗机后,才到了行动的时候。
就目前来看,这个时候一定越来越近了。穿梭机只被粗略地看了看,但TIE几乎被拆开了。而飞行员,克拉尔中尉,大部分时间都和异族人在一起,一对武器顶着他的肋骨,他们一直在审讯他。从他坐的地方,帕克听不到问题,也听不到克拉尔的回答;他只能寄希望于索龙指导过飞行员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对面,一扇门开了,克雷赛斯走进了机库。帕克望着他,他笨重地向那群囚犯走去,但那异族人的表情很难看懂。
结果证明这项努力是没必要的。“帕克。”克雷赛斯喘着气,那些恶心的唇须蠕动地得更厉害了。“所以你说的是实话。太蠢了你。”
“你什么意思?”帕克问道。
“你的飞船确实是个好东西。”克雷赛斯说着,肘部指向外部舱口的方向。“又慢又弱,装满了好东西。很快它就会被埃布鲁奇人控制。”
“啊。”帕克点点头。“所以你们称自己这个,是吧?埃布鲁奇人?我们很想知道。”
唇须一时停止了蠕动。“你没听见吗,帕克?”他问道。“我说我们会带上你的飞船和你所有的东西。”
“用什么?”帕克哼了一声。“你这里的飞船么?别搞笑了。”
“所有的埃布鲁奇人很快就会来了。”克雷赛斯咆哮着,或者说近乎于异族人伴着长期喘息的咆哮声。“现在通信员已经召集他们来杀人了。”
帕克点点头,内心充满了强烈的满足感。满足感,以及对他的指挥官一贯的钦佩。索龙再一次,就像之前的很多次那样,预料到了对手的一举一动。“是什么让你以为他们到达时‘忠告者号’还在这里?”他问。
“因为它到现在还在追我们。”克雷赛斯说。“太愚了,因为它太慢了,抓不到我们。他们以为能把你从埃布鲁奇人的庆功会上救出来。正相反,他们将失去一切。”
帕克吞咽着。一场埃布鲁奇人的庆功会。是他想的那样吗?“什么样的宴会?”
洋洋得意的异族人没来得及告诉他。房间的另一边,另一个埃布鲁奇人突然大叫起来。
克雷赛斯转身一蹦一跳地向他跑去,庞大的身躯跑出了惊人的速度。“怎么了?”一个士兵低声问。
“上将一定是采取了行动。”帕克低声回道,眼角余光扫着卫兵们。目前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机库对面的激烈对话上,但这对话不会持续太久。“我猜,他们只会突然发现‘忠告者号’的速度有多快。”
士兵瞥了眼卫兵。“那我们该怎么办?”
帕克笑了。“准备躲避。”
右舷油箱的正上方,泽塔穿梭机的一侧令人非常满意地准时爆炸了。
十几个冲锋兵冲进了异族机库。爆能枪同时射出能量束,击毙了站在坐着的士兵边上的卫兵们。
“克拉尔!”帕克喊道,指了指房间另一边站在解体的战斗机旁的TIE飞行员。但是克拉尔已经击中了甲板,冲锋兵的第二次扫射清除了他面前目瞪口呆的异族人。
“帕克中校?”一个冲锋兵叫道。
“我们都在。”帕克确认道,他跳了起来,差点又要摔下去,腿上疲惫的肌肉抽筋了。“那个门是机库唯一的出口。”
“是的。”冲锋兵说。六名士兵已经开始行动,在门口占据防御位置,另外两名士兵则忙着设置炸藥,炸毁外部舱口。“把你的人带上穿梭机。”
“你们听到了,士兵。”帕克喊道。“快走。”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testland 于 2020-8-14 21:17 编辑

“他们来了,上将。”尼瑞兹叫道,凝视着窗外。“剩下的所有三十架战斗机。绝对是进攻队形。”
“收到,舰长。”索龙道,从指挥走道上走了回来,结束了和舰员舱里通讯官的简短的私人谈话。“发射一个TIE战斗机中队进行拦截。”
“是,长官。”尼瑞兹向战斗机控制官做手势下达命令。“你认为一中队就够了吗?”
“够多了。”索龙告诉他。“这个数量,对我们的飞行员,更重要的不能挡到自己的路。”
“即使异族人完全了解TIE战斗机的能力,”
索龙笑了起来。“他们不了解TIE战斗机的能力,舰长。他们了解克拉尔中尉的TIE战斗机的能力。这有很大的区别。”
“啊。”尼瑞兹终于明白了。所以这就是神秘的三小时的延误。索龙并没有像哈维尔担心的那样,把额外的技术装到克拉尔中尉的TIE上,作为跟克雷赛斯秘密交易的一部分,而是移除了上面的关键部位。
TIE队伍接近了来袭的一大片敌机,敌机数量是他们的三倍,四倍于他们的大小。下意识地,尼瑞兹屏住了呼吸。
然后两军相撞,TIE切入了敌军突击部队的前沿,仿佛穿过乱雪的尾气。帝军的第一次齐射下,十一架目标异族战斗机瞬间变成了火球,第十二架刚好坚持地够长,侧翻过去猛烈地撞上了他的战友,两艘飞船都被击毁。异族人的攻击摇晃着,过度的傲慢显然一下子变成了混乱。利用这一迟疑,TIE以检阅级的精准双倍还击,同样毁灭性地划开了后方的敌机队形。
“太好了。”索龙赞许道。“我向你致意,舰长——你过去几天跟飞行员的合作非常值得。”
“上将,我们的泽塔穿梭机出现了。”传感器长道。“正在离开指挥舰。”
“让TIE战斗机为他们清理一条逃离路线。”索龙命令道。“所有涡轮激光排炮,向敌机随意开火,但不要动指挥舰。驾驶,准备跳到光速;目标是第一星系,沿矢量七十一记号五航向。牵引站,锁定敌方指挥舰。我要它完好无损。”
“忠告者号”的重型涡轮激光炮的火焰点亮了观察窗外的天空,这场本已一边倒的战斗彻底溃败。克雷赛斯的指挥舰拼命地想要逃离,像一条受伤的鱼一样曲折前进,伴随着它的战斗机屏幕在它周围和后面碎裂。但它根本比不上“忠告者号”的速度,几秒钟内,歼星舰就接近了抓捕范围。“启动牵引波束。”索龙指示。
“已启动。”牵引官报告道,盯着下属肩膀上的显示器。连接……很好。抓住他们了,长官。”
“拖进来,中尉。”索龙命令道。“命令机库的士兵待命登机。所有TIE战斗机中止并返回。”
紧张的三分钟后,成功了。“机库报告飞船上正面船库锁定,上将。冲锋兵烧穿了三个地方。已开始登机。所有TIE战斗机都已返回,没有伤亡。”
“驾驶?”
“跳跃计算并铺设完毕,长官。”军官轻快地回答。“预计到达目标星系的时间为二点五分钟。”
“收到。”索龙道。“驾驶:跳到光速。战斗机控制――”
远处传来超空间驱动器上升的嗡嗡声,外面的群星在熟悉的超现实中激增成星线。“战斗机控制,确认所有TIE翼准备发射。”索龙继续道。“涡轮激光炮舰员,重复检查战备。”
尼瑞兹向外面超空间那斑驳的天空点点头。“你希望在那里发现什么?”他问。
“任何克雷赛斯所回应的人。”索龙道。“尽管他之前大发雷霆,但他并不是任何东西的统治者。更别说是这里的王了。”
尼瑞兹皱了皱眉。“你确定吗?”
“非常。”索龙断定道。“一个真正的指挥官决不会接受邀请登上一艘未知且可能危险的飞船。在囚禁了我们的工具和人员后,他也不会在附近呆这么久,逃离我们而不是跳到光速。他故意把自己作为目标,想要迫使我们展现‘忠告者号’的全部能力。”
“而你显然很明智,没有给他,”尼瑞兹说道,尴尬地苦着脸,他如此糟糕地看错了整个局势。
“是的。”索龙说。一个简单的事实陈述,他的声音不带任何骄傲与责备。“克雷赛斯是个下属。但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下属,愿意冒着自己生命和那些士兵的危险,以便在召集其他人参与杀戮之前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
“好吧。”尼瑞兹说,额头紧皱。“我明白。我也明白在他们总部里战斗,而不是等他们集结全部兵力对付我们,这在战术上是有道理的。但是克雷赛斯派出了八架战斗机,朝着八个不同的矢量。你怎么知道这就是去他们总部的路?”
“这又归结到信息上了,舰长。”索龙说,他的语气像是一位学院导师试图从学生那里得到正确的回答。“我们已经确定克雷赛斯是那种把所有他指挥官想要或需要的信息发送过去的人。他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弱小且有价值的目标……”他抬起一边眉毛。
突然间尼瑞兹明白了。“他不仅是找到了一个有价值的目标,还找到了这个目标有多有价值的确凿证据。你给他的那个雕塑里面有一个转发器是吗?”
“很好,舰长。”索龙说,带着赞许的口吻。“驾驶?”
“九十秒,上将。”军官道。
“让所有站点报告。”索龙命令道。“不管我们在这里发现谁要调去帮助克雷赛斯。在我们跳出超空间时,我们就要迎头战斗。”
九十秒后,他们到了。
宿舍门滑开了,尼瑞兹抬起头来,希望看到索龙上将走进来。
然而,是帕克中校。“你有时间吗,舰长?”他问道。
“我可能会有很多时间。”尼瑞兹忍住叹息,挥手让他进来。“你是来告诉我的吗,”
“不完全是。”帕克说。“事实上,我是来告诉你,上将驳回了你。“我可以坐下吗?”
尼瑞兹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他驳回了我?”
“正是如此。”帕克说,拉开椅子坐下。“他不会接受你辞去‘忠告者号’的舰长的。”
“这太荒谬了。”尼瑞兹低吼道,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愤怒。“我和另一个高级军官讨论兵变――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罪。如果他不想把我和哈维尔一起送回科洛桑,他至少得把我降级。”
“你可能注意到了,索龙并不总认为自己受规则的约束。”帕克冷淡地说。“再说,你只是谈论了。在要紧关头,你做出了站在他那边的指挥决策。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吗?”尼瑞兹问道。“好吧――所以这次我站在他那边。下次他再做这些举动的时候呢?他怎么知道他能相信我?”
帕克的神情带着不同寻常的赞许。“你弄反了,舰长。”他说。“你是一个光荣的军官,来自一个令人自豪的核心世界家庭。索龙从未怀疑过他对你的信任。”
“你骗不了我。”尼瑞兹吼道,想起他在舰桥上和索龙的对话。“如果他这么信任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他在干什么?”
“哦,你证明了你是值得信赖的,好吧。”帕克向告诉他。“但你没有向索龙证明。你在向自己证明这一点。”
他转头凝视着“忠告者号”舰首的方向。“有很多东西等着被发现,舰长。新的物种,大有收获的富裕星球,以及任何对帝国的潜在威胁。我们的工作是发现这些威胁,找出它们……并消灭它们。”
他回头看着尼瑞兹。“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因为索龙是最好的。”
尼瑞兹看着他。“所以你是说这整件事不仅仅是政治斗争的结果。”
帕克哼了一声。“很难说。我相信索龙的敌人是这么想的,但他们总是至少比他和皇帝落后三步。不,索龙长时间来一直想把帝国的存在带到未知区域。他的对手只是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借口,让皇帝把他送到这里,没有人知道背后的真正原因。最终,取决于皇帝多快能镇压这些局部的叛乱,将会有更多的飞船和人员来帮助我们。布置基地和驻军;甚至可能是一些全方位的殖民地。”
他梦幻般地笑了笑,眼里带着一种遥远的神情。“帝国正在前进,舰长。而我们是把它带到这里的人。”
好几分钟没有人开口。然后,帕克耸了耸肩,仿佛从一个愉快的白日梦中惊醒过来,他站了起来。“我想我们最好回到舰桥上去。”他说。“对幸存海盗的审讯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们希望能在上将准备讨论下一步要去哪里的时候到场。”
“是的。”尼瑞兹同意道,带着多年来没有感受到的激忄青站了起来。是的,他在科洛桑的职业生涯无疑是一场官僚的废墟。但没关系。他现在所面临的可能要有意思的多。“你先请,中校。”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及译文:
https://pan.baidu.com/s/1NxYR1Riu71W5ixtDeEhcpA 
提取码:5kb6

4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72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5-15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译名
"Captain Dagon Niriz",达贡·尼瑞兹舰长,人物
"General Larr Haverel",拉尔·哈维尔将军,人物
"Oracaian customs frigate",奥拉卡亚海关护卫舰,星际飞船
"Creysis",克雷赛斯,人物
"sensor-stealthed assault shuttle",隐形传感突击穿梭机,星际飞船
"Specter",幽灵机,星际飞船
"Ebruchi",埃布鲁奇人,种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10-31 21:22 , Processed in 0.0601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