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万年宿命史诗

2013-10-10 20:40|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3909|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小说封面

  在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初探原力秘奥的两万多年前,银河系深核(Deep Core)的泰桑(Tython)星系中活跃着一个原力信仰组织——绝地伊(Je'daii)。
  绝地伊等级分为五种,从低到高依次是学徒(Padawan)、游学者(Journeyer)、流浪者(Ranger)、大师(Master)、圣殿大师(Temple Master)。拉诺丽·布罗克(Lanoree Brock)是其中一位被寄予厚望的年轻人类女子。
  在拉诺丽展开其传奇之旅的上万年前,名为索约(Tho Yor)的神秘飞船从银河各处带来大批智慧生物,把他们安置在泰桑星系中与原力共鸣最强的同名行星上。索约的真正主人业已离开,但留在泰桑的智慧生命们逐渐领悟到原力的存在,得以在气候变幻莫测、环境恶劣多变、走兽四出为祸的泰桑上生息繁衍。然而并非所有后裔均是原力宠儿,无法直接感悟原力的人们迁徙到泰桑星系其他行星上安居,留在泰桑的原力敏感体则发展出绝地伊组织。不过整个行星系的居民都知道,他们绝不是泰桑星系最早的居民。在不可考的年代、索约降临之前,有其他远古文明在此生息。可惜他们只留给现在的居民一座生人勿近的荒城,人称“古城”(Old City)。
  拉诺丽曾到访古城一次,那时候她还是游学者,“大旅程”(Great Journey)刚进行了一半不到。她的目的是追踪那位把原力视为敌人的弟弟戴利恩(Dalien),后者枪杀了一名同门后脱离旅程,独自逃进荒漠底下的古城。拉诺丽最后只在地下湖水旁,找到沾染血迹的戴尔(Dal)衣服碎片。
  这一变故导致拉诺丽从心底对泰桑产生抗拒,一度四年再未踏足故土。但大师们的急召让她不得不折返,她最终得知一个消息,自己的弟弟并未在古城丧命。相反,他找到了古城主人格里人(Gree)留下的超文明文献,试图通过制造一种“暗物质”(Dark Matter),激活格里人的星际旅行工具“超空间门”(Hypergate),以达到飞出泰桑星系、涉足其他遥远星球的梦想。
  不过绝地伊大师们担心,错误使用暗物质,会导致整个泰桑星系遭到吞噬,数以亿万计的生灵化为乌有。对弟弟背叛原力心存悔恨的拉诺丽,成为大师眼中缉拿戴尔的最好人选。
  拉诺丽重新踏上寻找胞弟的路途,她的卡瑟人(Cathar)恩师丹-鲍尔(Dam-Powl)私下给她介绍了一位联系人——混迹于犯罪世界的提列克人(Twi'lek)情报掮客特雷·萨纳(Tre Sana)。拉诺丽在泰桑另一行星卡利马尔(Kalimahr)与特雷对接,期间遭遇一个诺格人(Noghri)杀手的跟踪。被发现后,诺格人通知了自己所属组织“观星者派”(Stargazer Sect)的同伴,随后向拉诺丽发动自杀式袭击。拉诺丽并未受创,更得知本地人类巨富卡拉(Kara)——她兴许曾是绝地伊的一员——是观星者的赞助者之一。在卡拉的别墅闹了一番风波后,拉诺丽试图前往观星者的其中一个基地寻找戴尔,但抵达后发现已经人去地空。
  拉诺丽通过诺格人杀手的通讯装置,了解到观星者逃到诺克斯(Nox)行星。12年前,提列克人女魔头哈迪娅(Hadiya)发动了一场针对绝地伊的行星系大战,史称“暴君战争”(Despot War),诺克斯正是战犯们的兵工厂。曾经鸟语花香的星球被重工业文明腐蚀得体无完肤,酸雨、有毒气体让这里走向灭亡。但拉诺丽为当地带来了更大的灾难,她终于在此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但沉溺于探索外星的戴尔,为了达成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他知道姐姐会来寻找自己,他希望自己再次被认定斯人已逝,于是挑拨了诺克斯两座城市之间的战争。一个名为绿林站(Greenwood Station)的军事重镇被毁,而戴尔带着一个在这里秘密研发的装置,逃到了最接近泰桑星系主星泰索斯(Tythos)的行星——日斑星(Sunspot)。
  循迹而至的拉诺丽几乎在日斑星丢掉性命——弟弟又一次把她俘虏,并亲自扣动致命的扳机。原力护体下她受了重伤却没让子弹穿膛而过,而良心未泯的特雷把她救回自己的飞船,再加上她独有的“血肉炼金术”(Alchemy of Flesh)技能,她终于险死还生。
  在生死弥留间,拉诺丽意识到戴尔最终还是要回归古城。他已经使用秘密装置成功制造出暗物质,因此只需找出很可能藏在古城的传说中的超空间门。拉诺丽闯过日斑星与邻近行星马尔特拉(Malterra)因距离过近而造成的引力异常,赶回泰桑。然而旅途上她感到另一股惊人的扰动,并在梦中看到一位蒙着面孔、手握见所未见的光刃型兵器的奇怪人物。
  来到泰桑,拉诺丽遭遇强烈的原力风暴。所有的绝地伊们均前往查看如此史无前例的扰动的因由,剩下拉诺丽与特雷前往古城。他们发现戴尔的飞船被风暴所毁,但包括戴尔在内的幸存观星者已经潜入古城。
  这是姐弟间最后一次对决,拉诺丽手刃丧心病狂的弟弟,戴尔最终宿命确是在古城中丢掉性命。但她怀疑,戴尔只不过是一场更大阴谋的工具。包括卡拉在内的一众卡利马尔豪富忽然失踪,他们也许全是观星者成员。戴尔掌握制造暗物质的方法,但他不愿提前尝试,兴许卡拉等人故意放出消息,引得拉诺丽开始追寻弟弟。这样戴尔将不得不提早尝试打开超空间门,实现冲出泰桑的夙愿。
  拉诺丽同时明白,泰桑将进入新一历史纪元。原力风暴竟是由一艘外来飞船在泰桑坠毁所引发,船上满载来自外太空的原力敏感体。终于,再有外来之客,前往这个位于银河深核的古老行星系!


漫画概念图

  《绝地的黎明》(Dawn of the Jedi)是现存《星球大战》文艺作品中,时间线最为古老的系列。顾名思义,这辑野心勃勃的史诗作品,尝试追溯著名的绝地组织的前身。由谱写了《共和国》(Republic)、《传承》(Legacy)等经典作品的约翰·奥斯特兰德(John Ostrander)编剧,全新的《绝地黎明》从2012年2月起开始推出漫画作品。而2013年5月,由蒂姆·莱本(Tim Lebbon)执笔的长篇小说《绝地黎明:失陷虚空》(Dawn of the Jedi: Into the Void)掀起这个跨媒介系列的第一个高潮。
  漫画的前两个单元铺垫了距离电影六部曲两万年前的银河系的基本设定,当时一统银河的是以黑暗原力作为科技驱动的拉卡塔人(Rakata)。他们建立了实力强大的“无限帝国”(Infinite Empire),不过深受原力庇护的泰桑星系仍是有待征服的新区域。
  拉卡塔人奴役四散宇宙的原力敏感体,这些奴仆被称为“原力猎犬”(Force Hound)。其中一位原力特别强大的人类叫做泽什(Xesh),他臣服于拉卡塔人圣尊(Predor)图尔卡尔(Tul'kar)。另一名地位更高的圣尊斯卡尔纳斯(Skal'nas)同样有一位战斗力高强的猎犬——不明种族的女子特里尔(Trill)。正是特里尔感知到一个原力强盛的星球,但无法明确其所在,斯卡尔纳斯才派遣图尔卡尔与泽什去寻找。背地里,斯卡尔纳斯对泽什洗脑,并破坏了图尔卡尔的飞船。泽什成为坠毁泰桑的飞船的唯一幸存者,绝地伊收容了他,但因为他深陷于黑暗面,而把他流放到泰桑卫星之一博根(Bogan),希望他可以通过冥想找回原力的平衡。
  然而,博根上已经有一位流放者——戴根·洛克(Daegen Lok)。这位在暴君战争期间立下赫赫战功的绝地伊,声称曾在泰桑原力扰动最强的地方——“深谷”(Chasm)中遭遇幻视,预言异星人将会侵略泰桑星系。绝地伊认为他已经受到黑暗面腐蚀,把他放逐,他却借助泽什的到来成功逃出博根,并在哈迪娅女暴君当年的各处大本营不断联络旧部,试图组建一支新的军队。这支军队号称将对抗他幻视中的恶魔,同时也把绝地伊视为敌人。
  绝地伊们挫败了戴根并让泽什回归,但特里尔也已经踏着泽什的足迹混进泰桑,作为卧底,随时准备与残忍的拉卡塔人来一个里应外合。确信戴根幻视为真的绝地伊们开始备战,但他们能抵御科技远胜千倍的无限帝国吗?


绝地伊圣殿之一——科学圣殿

  小说与漫画相比,人物主角、故事走线大部分时间毫无重叠。前者专注讲述拉诺丽·布罗克如何处理与弟弟戴利恩的恩怨情仇,后者则涉及更多绝地伊组织的各色人物。不过,两种媒介作品的互动效果非常优秀。小说最大的未解悬念在于戴尔制造的暗物质是否真的能启动超空间门,把泰桑人第一次带出星系;漫画则在无限帝国第一次入侵失败后暂告一段落,战争阴影笼罩整个行星系。两者一出一进,从正反线索来讲述泰桑星系如何正式融入整部银河系的史书中,实在让人血脉沸腾。小说结局处与漫画主线剧情对接更是妙笔。
  跨媒介星战作品系列并不新鲜,早于上世纪90年代《帝国阴影》(Shadows of the Empire)让卢卡斯影业大吃甜头。而进入21世纪以来,跟电影前传三部曲相关的营销自不消说,《旧共和国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原力释放》(The Force Unleashed)、《游侠》(Knights Errant)、《西斯的失落部落》(Lost Tribe of the Sith)等项目同样各有特色。不过似乎跟《绝地的黎明》相比,除了《旧共和国武士》之外,其他系列均无其磅礴气势。尤其是前者一下子把星战时间线拉到万年以上,更是彰显这一项目的来势汹汹。
  请来金牌星战漫画作者约翰·奥斯特兰德担任创意总监的同时,《绝地的黎明》系列也尝试增加全新元素。擅长创作恐怖及阴暗奇幻类故事的英国作家蒂姆·莱本,将第一次为《星球大战》宇宙谱写战曲。果然,新作品与其他星战小说相比,有别具一格的特色。最明显的是老作品非常忌讳的脏话字眼,这次明目张膽地出现。尽管频率依然很低,但已经是《星球大战》小说中史无前例的变革(所以谁说《星球大战》交给迪斯尼后就一定变得老少咸宜的?)。
  让人更击节赞赏的是小说首次详细描述了绝地伊的运作架构、育才模式。在漫画中,我们了解到游学者、流浪者的存在,但不明白这个称号有何深意。经过小说介绍,我们才明白,游学者相当于绝地伊的中学阶段,每一位学生要踏上自己的“大旅程”,通过克服种种足以致人死地的危险,在不同的绝地伊圣殿中学习不同技能,满师后才能成为真正的绝地伊。
  绝地伊好比后世的绝地,正式出师的成员四出执行战争、外交、侦查、学术等任务。因为常四散于泰桑星系各地,他们被成为流浪者。流浪者资历丰富后,同样将获得大师头衔。不过与绝地不同,绝地的最高等级是委员会大师,绝地伊最高身份则是圣殿大师。泰桑上一共有九处所在,漂浮着当年把原力敏感体带来泰桑的古老飞船索约。每一飞船附近各有一座主题不同的绝地伊圣殿,圣殿大师是每一座圣殿的最高首脑,九位首脑则组成大师委员会。
  漫画里各座圣殿如走马灯般亮相,一时让读者分不清彼此,小说解决了这个问题。它描写到拉诺丽姐弟在大旅程中如何从不同的圣殿学习原力技能、格斗技巧、科学知识,也介绍到他们徒步寻找圣殿所遇到的各种宏伟地貌、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于是几座焦点圣殿的形象变得鲜明起来。
  不过,在下还没谈到小说最闪耀的优点。


被阿什拉(Ashla)和博根环绕的泰桑行星

  小说最美妙的地方在于,它介绍了一套与我们熟悉的绝地、西斯均截然不同的哲学信仰。
  绝地信奉光明面,西斯拥抱黑暗面。两个原力组织的长久对抗,组成了我们熟知的几千年《星球大战》史。《旧共和国武士》系列之所以伟大,正在于它通过两款传奇级别的游戏,让玩家深入感悟原力的浩瀚无边。通过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游走,亲身体验这两大组织对原力泾渭分明的态度。
  《旧共和国武士2:西斯尊主》(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 II: The Sith Lords)中,通过塑造达斯·特拉娅(Darth Traya)这个角色,已经让原力信仰的争鸣,脱离了简单的二元对立。《绝地黎明》漫画的作者约翰·奥斯特兰德也先后创造了昆兰·沃斯(Quinlan Vos)和凯德·天行者(Cade Skywalker)两个著名的灰色角色。但上述三人只以个体的认识去践行其原力之旅,而绝地伊才成为首个选择小心翼翼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维持平衡的大规模组织。
  泰桑行星被两颗卫星围绕,一颗叫阿什拉,一颗叫博根,分别处于行星的日带和夜带。两者天然对立,泰桑似乎没有对任何之一有所偏颇,因此绝地伊崇拜平衡便有了根基。
  漫画第0集率先其中披露了绝地伊的教条:
  “不会不学无术,吾等追求知识。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不会心存畏惧,吾等探索力量。
  There is no fear; There is power.
  吾乃原力之心灵、光明之星火。
  I am the heart of the Force.
  I am the revealing fire of the light.
  吾乃黑暗之疑团
  I am the mystery of the darkness
  平衡于和睦汹涌间
  In balance with chaos and harmony.
  原力赐吾不朽。
  Immotal in the force.”
  小说当中,每一章节都有一段人物独白引领开篇。借绝地伊大师沙尔·马尔(Shall Mar)之口,我们更详尽地理解绝地伊的立身之道:“明与暗、光与影,绝地伊皆不可缺,否则平衡失存。偏于博根,阿什拉受缚为茧;倾向阿什拉,博根幻化成魔。无力平衡两者,绝地伊名不副实,失足乃矣。”(A Je'daii needs darkness and light, shadow and illumination, because without the two there can be no balance. Veer to Bogan, and Ashla feels too constraining, too pure; edge toward Ashla, and Bogan becomes a monstrous myth. A Je'daii without balance between both is no Je'daii at all. He, or she, is simply lost.)
  从绝地伊的育人方式,便可看出这个组织致力的不偏不倚。后世绝地把学生聚集在一起“圈养”,西斯带着徒弟四出作恶,而绝地伊采取一种中庸态度。学生徒步踏上求索之路,游历圣殿。至于是在路上死于非命,抑或丧失心智,抑或终成大器,那彻底属于个人造化。因此,绝地伊授徒不似绝地的温情,也没有西斯般残酷,然而整个试炼过程同样是一场艰苦的身心磨砺。
  最终的绝地伊成品同样独具一格,平民百姓对这个组织的成员既惧且敬,而不是后世对绝地那样或爱戴或嘲讽的态度。因为他们神力无边,行事果敢。小说主人公拉诺丽是最佳代表。她没有绝地那种拖泥带水的仁义道德,以执行目标为上。遇到敌人,绝地的优先策略是生擒活捉,拉诺丽却敢于一开始就痛下杀手。不过她也不像西斯那样滥杀无辜,非常时期才会使用非常手段。
  为了表现出拉诺丽的果决性格,蒂姆多次采用心理独白的手法。例如特雷在诺克斯吸入有毒气体,健康恶化,拉诺丽便决定他死后立刻把他投入太空。行动描写当然也很好地塑造拉诺丽形象,当特雷为了救她而遭受致命枪伤后,拉诺丽简单察看,便抛下垂死的对方继续搜索戴尔的行踪。而在介绍战斗场面时,蒂姆更用冷峻的语调描述拉诺丽如何把利刃刺入血肉挑断骨骼、如何用原力把敌人轰击成渣、如何让对方死无全尸身首异处,把《星球大战》电影的“肢解趣味”彻底发扬光大。
  通过描写拉诺丽的原力修为,蒂姆把绝地伊的“平衡论”发挥到极致。在姐弟决战时,拉诺丽发动一波波思想攻势,首先是传递小时候与弟弟安乐无忧地玩耍的回忆,使心狠手辣的戴尔也一瞬间忘记自己的恶人本性;但拉诺丽接着把她所击杀过的敌人的阴魂怨念、绿林站上的死难者的无边苦痛以及其他种种负面情绪,悉数推向戴尔。这就是绝地伊的手法,不仅仅用光明面来感召,也会借黑暗面来虐待。
  大多数星战迷均习惯原力技能有所谓“正邪之分”,例如正大光明的绝地很少会使用锁喉、闪电等黑暗招式。但拉诺丽的霸气“重口味”绝技,让不少西斯强者都望尘莫及。在师父丹-鲍尔指导下,她钻研出一项“血肉炼金术”的技能。她抽取出自己的血液,以黑暗面作为媒介来培养。血液逐渐生长,形成肉质,并逐渐具备血管、脏腑乃至五官。这样“一坨”恐怖狰狞的肉最后救了她性命,枪伤后她用这团独立的血肉来填充自己的伤口,配合黑暗面的力量使之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不过当新旧肉逐渐融合时,她又转向光明面寻找安抚。在这种“跨界合作”下,拉诺丽涅槃重生!
  绝地伊的道别语也反映了他们对平衡的追求。绝地经典的“原力与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在绝地伊口中变成“原力与你同行”(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一字之差实属有意为之。两者皆表达了依附原力的主张,但“同行”表明了一种动态概念,无论绝地伊从哪一面获得力量,他必须返身到另一面维持平衡。所以绝地伊在前行的路上与原力融合,而这种融合的内里本质是行走于明暗之间。
  小说多角度地表现绝地伊同时拥抱光明与黑暗的信念,至此,星战迷们终于有一本教材,可扎实理解这个绝地前身组织的哲学主张。


拉诺丽未能挽救弟弟

  过去的《星球大战》作品中,最基本的对立是光明与黑暗。但既然绝地伊崇拜平衡,那什么对象会成为他们的对立者呢?
  自然,任何偏归一方的人都违背了绝地伊教义,但还有一个更直截了当的答案——否认原力本身的人。
  这也使得小说诞生了一位较之于任何星战反派均形象鲜明的全新魅力人物——戴利恩·布罗克。
  两姐弟的父母认为,两位孩子最终都会成长为优秀的绝地伊,但戴尔让长辈失望了。他感悟原力的进展异常缓慢,大家以为他悟性不够,拉诺丽甚至有意识的减少原力技能的使用,以免导致弟弟感到羞愧和妒忌。但戴尔终于明确表达他的心声,原来他根本拒绝与原力共同进退。他批评姐姐:“你是原力的奴隶。你以为它服务于你,实际上是你屈从于它。你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因为原力的概念充斥于你头脑。你从未为自己奋战,因为原力替你出手。”(You're slaves to the Force. You might think it serves you, but you serve it. You never have your own thoughts, because the Force is always on your mind. You never fight your own fights, because the Force fights for you.)后面他又痛斥:“父母、你、训练我们的师长,所有人试图劝告我成为某一种人,驱赶某种东西到我身上。但我属于我自己,我是自己的主人!”(Our parents, you, the Masters who trained us, everyone wants to tell me what to be, to force something upon me. But I'm my own man. My own master!)
  绝地、绝地伊、西斯、黑暗绝地……无论是视原力为导师、伙伴抑或工具,他们均承认原力对自己有所裨益。但戴尔的路子走得极端,彻底否定原力,把自己的意志视为最高思想,倒算得上是独特见解。从戴尔能感应姐姐刺探他的思想、能在古城避开绝地伊设置的陷阱可以看出,他本应是一位真正的原力敏感者,但他能把原力对他的影响消弭到零点,其精神力的强大不逊于任何我们耳熟能详的诸多原力强者。
  虽然对原力的立场与姐姐相左,但他的决断明快证明了自己与姐姐的血肉关联。当拉诺丽处处阻挠自己的超空间门计划时,他毫不犹豫地对姐姐狠辣出手。从畅想群星炫幻的小童,到最终变成狂热膨胀的逐梦者,戴尔把自己的人生信条贯彻到底。他从来未因任何外界因素所动摇,唯有死亡才能终结他丧心病狂的追梦之路。
  戴尔的人生结局有种反讽意味,他在姐姐的原力攻击下无力顽抗,但他留下的装置似乎确实是激活超空间门的关键。怯于原力的扰动,绝地伊们一直不敢详尽探索古城的超文明遗迹,但戴尔也许真的找到真相。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我永远无法把自己在古城深处看到的东西告知别人,语言在此显得无力,但我盼望有朝一日能将之展示。”(I can never tell anyone what I saw in the depths of the Old City. There are no words. But I hope one day I can show them.)戴尔这位野心家要对众多无辜生灵的湮灭负责,但他也为自己的理想奉献到至死一刻,其豪情实是悲壮。


无限帝国首次入侵泰桑失败,但泰桑星系依然前途未卜

  最后谈一下小说标题。“Into the Void”比较保险的直译应该是“步入虚空”,不过在下采用“失陷”这个字眼,也算是跟小说的意境对得上路。绝地伊是失陷的,他们经年探索泰桑种种奇妙的原力现象,成果寥寥;泰桑人是失陷的,他们一直困于泰桑星系之中,迟迟未找到冲出行星系的方向;拉诺丽是失陷的,她总以为自己能挽救弟弟,但她无力扭转后者的一意孤行;戴利恩是失陷的,他的见解和追求实无过错,但偏执如斯最终只能害人害己。
  这又是一个充满悲怆味道的宿命故事。智慧生命的探索精神不死,所以纵使路上总有人误入歧途,总有人失去方向,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永远驱动我们不懈向前。虚无混沌终有化为清风的一天,但在这个日子来临之前,世人还要付出多少代价?《绝地黎明》系列在泰桑星系迈入新纪元前画上休止符,也算是留给我们一段思考的光景。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10-24 12:50 , Processed in 0.1180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