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却相交的两人:莱娅·奥加纳与赫拉·辛杜拉的义军之路

2018-9-10 15:16|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726| 评论: 0|原作者: Skyaaqq

【译者按】原文《Star Wars Echoes: The Rebel Paths of Leia Organa and Hera Syndulla》于2018年8月17日发表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尼尔·克莱德(Neil Kleid)。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人们总能一次又一次见证贯穿《星球大战》宇宙传奇故事的同步性,它将两个本无交集的英雄、反派、生物和传说连结在一起。就拿这两位抵抗运动之女来举例——一位是公主,通过外交手段组织了一场起义;一位是飞行员,将一个由不同人组成的家庭铸成一个英雄团体。她们都有勇气和理想主义,也都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将和平带给那些迫切需要它的世界。她们是领袖,是将军,是自由战士——莱娅·奥加纳和赫拉·辛杜拉的平行征途都是武力反抗帝国的起义故事……她们都仰仗由不寻常的英雄组成的临时家庭……她们也都激励着身边的人们永不放弃希望。

她们都是抵抗运动战士的女儿。



第一位出身于奥德朗王室,是贝尔·奥加纳和布蕾哈·奥加纳的独女,夫妇俩都是绝地武士团的朋友以及克隆人战争结束后起义运动的秘密支持者。第二位出生自一颗饱受苦难的母星,查姆·辛杜拉唯一剩下的子嗣。在赖洛思,查姆是提列克人抵抗组织的领袖。不幸的是,比较得到此为止——因为莱娅·奥加纳公主跟她亡亲之间的关系直到最后都还充满着敬仰和慈爱,而赫拉母亲的去世以及查姆在之后痴迷于解放赖洛思使父女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裂痕。只有在多年后,父女俩才和好如初,不过他们早先的关系有助于激励赫拉·辛杜拉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战,不管是在赖洛思还是银河系的其它地方,就像贝尔和布蕾哈的榜样教导莱娅那样,只有镇定、魅力、机敏和顽强才能让她继续反抗那些给银河系带来邪恶的人。

她们都激励一位犹豫而又鲁莽的英雄加入她们的事业。



前绝地凯莱布·杜姆——后来改名凯南·贾勒斯——在流亡和隐姓埋名时并没有加入一场事业的意愿。低调的凯南尽了一切努力使他自己避免跟帝国扯上麻烦,希望在绝地大清洗的多年之后都不要引起注意。当他在戈尔斯星系的一次采矿行动中发现阴谋时,遇到了那位来自赖洛思的理想主义飞行员,而她当时已是一位初出茅庐的战术家和职业起义者。这位流亡绝地情不自禁地被赫拉·辛杜拉及其理念所吸引,那就是与其单打独斗反抗帝国,不如拉起一支队伍或许还能改变一切。几年后,在雅文战役后,莱娅·奥加纳发现她要说服另一位邋遢的独狼加入他们的战斗。尽管汉·索罗不是绝地,但他跟凯南一样认为,加入这种事业是有害的。而且他还要债要还。在回波基地的走廊内与公主争吵自己是否应该留下了时,汉对莱娅的情愫以及对卢克的喜爱最终把他拉入了一场他从未想过要加入的事业。最终,凯南和汉通过加入这番伟大的事业为他们的生命找到了全新的意义。

被帝国逮捕之后,莱娅和赫拉都在针对她们的营救行动中失去了一位无价的绝地盟友。



当然,不是她们自己想要被抓到的。而且假以时日的话,她俩或许都能通过各自意志坚强的风格逃出生天。不过当奥德朗的莱娅公主被锁在第一颗死星的囚室时,以及赫拉·辛杜拉将军在一次针对帝国封锁的攻击失利后被鲁克和一群冲锋队员抓获时,救援她们的力量终究还是到达了。前者发现来救她的是一个农家少年,一个走私者、一个伍基人,两个机器人……以及一位应她的请求而结束流亡的将军,这位曾经杳无音讯的绝地牺牲了自己,其他人才得以顺利逃离。而赫拉则被她的家人——“幽灵号”的船员和她在洛塔上的同僚——以及凯南·贾勒斯所救,而凯南为了让赫拉和其他起义者顺利逃脱而做出了终极牺牲。当然,这里主要的区别是援救者与被援救者之间的关系:尽管莱娅从她父亲的故事里知道了欧比-旺·克诺比,但她与他之间的联系严格的说相当外交化……特别是因为莱娅那时候无从知道克诺比跟她父亲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凯南和赫拉之间的关系就深得多,也正因为如此,在凯南于洛塔城身故后,被营救出来的辛杜拉将军才会感到极度的伤心。

她们拒绝被自身的限制所困,都超越了原来的角色,成为义军杰出的战略级领袖。



自从当自己还是个小女孩,看到共和国的克隆人军队驾驶炮艇飞跃赖洛思时,赫拉·辛杜拉就立志成为一名飞行员。数年后,她驾驶自己的飞船并逐渐变成一名水平高超的自由战士,最终成为一名让她父亲骄傲的起义者。与此同时,莱娅公主作为一名外交官和王家信使度过早年生涯,为她的父亲执行秘密任务,并在忠诚政治家和光鲜议员的伪装之下为义军默默奉献。在她们各自对抗银河帝国的生涯中,两位都慢慢超越了原先在义军同盟中担当的角色。在义军领导层中担当重要角色的莱娅自不必说,她经常发现自己以战略家的身份置身于地图和全息仪前,最终抛却了自己的王室身份,以军队将领的身份替代之。当然,这不能阻止莱娅亲自提枪进入恩多的战场……以及在第一秩序崛起后又一次身临前线。而赫拉·辛杜拉也发现自己被擢升为凤凰领队,之后是指挥官,再之后则是将军,她的职业生涯也从飞船驾驶杆后走向地图与战略任务。

她们都与一位最终做出伟大举措的年轻而又稚嫩的原力使用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赫拉·辛杜拉第一次看到凯南·贾勒斯的未来徒弟埃兹拉·布里杰时,让他搭了便船。她最后一次看到他时,埃兹拉娴熟地用自己的技能来压制住索龙元帅足够长的时间,以使那群普尔褶鲸将最后一艘歼星舰从洛塔上空驱离。为了拯救洛塔,埃兹拉选择与他的家人和朋友们离别。赫拉和埃兹拉之间的复杂关系固然可以用上下级来形容,但在最后不妨用母子或是姐弟来描述。赫拉和埃兹拉的情谊使他们的道别——以及埃兹拉送给赫拉的最后礼物,一颗梅卢伦果——显得悲伤而苦乐参半,但他的牺牲是为了某种比他本身更伟大的事物。第一颗死星的事件过后,莱娅和卢克之间就缔结了强有力的纽带。当他们发现彼此是双胞胎兄妹时,这种纽带变得前所未有的坚韧,这也使得卢克独自一人面对达斯·维达和皇帝的选择几乎无法被莱娅接受。数十年后,卢克告别了莱娅,毅然决然地选择做出那令人震惊的牺牲,只为拯救他的妹妹和抵抗组织。

莱娅和赫拉对帝国的个人战争都预示着重生——以儿子的形式。



“我们有希望。希望情况变好。情况会变好的。”这是赫拉的话,但另一位意志坚定的将军一定也能轻易说出这句话。在帝国终结后,希望也确实降临在了两位女性的身上。就像我们在恩多战役后知道的那样,赫拉有个儿子——杰森·辛杜拉,她与已故恋人凯南·贾勒斯之子。与汉在一场私人庆典上结婚后,莱娅也有了个孩子。夫妇俩把他命名为本,尽管他的生命和成长是家庭和希望的一部分,但事实是生活总会有意外,这个孩子的命运拐向了另一条道路。尽管莱娅在克瑞特向卢克承认,她多年来一直抱有希望……但本·索罗的故事没有结束。莱娅·奥加纳和赫拉·辛杜拉的故事都告诉我们一点,希望的力量是巨大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