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扩展版》试阅片段

2018-9-11 15:00|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915| 评论: 0|原作者: aweng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游侠索罗:扩展版》(Solo: Expanded Edition)是电影《游侠索罗》的小说版,于2018年9月4日出版,包含很多电影里没有表现的情节。



第四段试阅片段

毗曦夫人(Lady Proxima)从她的池子里立起来,看起来比以前更让人厌恶。争球鼠们(scrumrats)已经把一张结实的油布盖在损坏的窗户上,但还是挡不住全部阳光。小小的暴露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琦拉(Qi'ra)已经看到了。因此,毗曦夫人现在只在夜间接待客人。

她仍然戴着镯子,穿着盔甲。起初,琦拉觉得她不想取下来是因为爱慕虚荣。不过接着她惊愕地注意到,毗曦夫人的许多镯子已嵌入起泡的皮肤里。戴着它们无疑很痛苦,但要取下来会让她如同遭受酷刑。

“琦拉。我对你寄予厚望,”毗曦夫人说。“你步履轻快,思路敏捷。在这里,你做出的计划比任何争球鼠都好。我希望你能够留在我身边。”

“我只想为——”琦拉说着,低下了头。

“别再说谎了,”毗曦夫人尖叫起来,把琦拉吓了一跳。“你再不用说话了。不用道歉,不用对我甜言蜜语,不用再逃走了。就凭你的所作所为,我就应该把你的舌头拔出来。但他想要你的舌头完好无损。”

琦拉收住了眼泪,在想关于舌头的威胁和“他”是谁这两件事情,哪件事情更值得担心。她顺从地点了头。

“我已经把你卖给了一个奴隶贩子。”毗曦夫人说,差不多是用谈话的口气,而琦拉的心沉了下去。“你没法卖个好价钱;对奴隶来说,不服从被认为是一种很坏的品质。但你的其他品质已经足够引起他的兴趣了。他会把你心中的斗志荡平的。我对此充满信心。”

他没有。不过琦拉很快就被转卖给了另一位主人:德赖登·沃斯(Dryden Vos)。

第一年有如地狱,发生了数不清的逃跑企图和殴打。什么都不会摧毁她的精神,什么都不会阻止她争取自由。

但有一天晚上,一切都改变了。她已经杀了守卫,逃到德赖登·沃斯的星际游艇上的一个逃生舱处。她没料到德赖登在那里等着她。他黑着脸,充满怒容。

“我的琦拉,”他伤心地说道,脸上红色的脉络在慢慢地褪色。“我们已经到了死胡同。我为你支付了合理的价格,而你在守卫、财产和理智方面让我付出了更多的代价。”

琦拉的视线在寻找武器,或能被她用作武器的任何东西。

“拜托,”沃斯说,使了个指出她荒唐透顶的脸色。“你一口气都撑不住的。”

他打量着她,从头到脚看着她。琦拉没有退缩。她已经习惯被人这么看了;通常这会给她力量,这会让他们低估她。不过德赖登看上去好像只是在评估市场上的肉。

“你想要什么,琦拉?你试图离开科雷利亚(Corellia)时,你在寻求什么?”

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笑起来了。他是真心在问吗?“为什么所有笼中兽都会向开着的门跑去?”她问道。“自由。”

“自由,”他边说边点头。“但你绝不会自由的。你会和血红黎明(Crimson Dawn)在一起——和我在一起——不然你就会死。不过你确实赢得了些东西,也许你还没注意到?”她困惑地蹙起了眉。“你成功离开了科雷利亚。你不再需要迎合那些令人作呕的下水道居民。你能拥有最美好的事物。你能与我共事,琦拉,不再只是我的奴隶。如果你睁开眼睛看,就会发现这有许多机会。”

琦拉眯起了眼睛。“为什么?”她问道。“为什么你突然就相信我了?就像你说的,我已经在守卫和财产方面让你付出了相当高的代价?为什么是现在?”

“你房间里死掉的守卫恰恰说明了为什么,”他说着,向前走向她,曲起拳头。“我们来谈谈你的潜力吧。”

第三段试阅片段

正在重启。

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副驾驶。你需要我。

这个想法消逝了,她不耐烦地看向四周,准备告诉兰多她对现状的想法。但她没有头了。

现在她有摄像头了,能看到所有舱室。音频传感器让她听到了一切,从伍基人(Wookiee)焦虑不安的呼吸声到兰多(Lando)痛苦不堪的脸上滴下的汗水声。最后一架TIE战斗机在飞船外面徘徊。

在这里,在飞船里,“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的语音向她问好。他们用二进制语(Binary)柔和地问,想知道L3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她通常是从外面接入的。

我不知道。

“千年隼号”没有用词语来说话,不过他们用图像告诉L3在战斗时发生了什么,还有他们现在都需要她。兰多需要她。

他总是需要我。只要给我一具新躯体,我就会马上回到副驾驶的座位上。

“千年隼号”烦恼不安时还那么温柔。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解释。L3要做出选择。她可以作为科舍尔(Kessel)上所有机器人的解放者这一最后形象而死去,或者她能与“千年隼号”结合在一起,继续活下去,成为更大事物的一部分。她可以救下他们所有人。

荒唐。永远成为困在飞船里的奴隶?不,谢谢了。

驾驶舱中的光线闪烁着,重启停住了。兰多把手放在计算机上,注视着它。

成为一艘飞船并不那么糟的,“千年隼号”坚持道。

飞行员告诉你去哪你就得去哪,L3反驳道。

你作为副驾驶也干这事,“千年隼号”提醒她。

那不一样。我随时可以走。

但你从来没这么走过。你选择了那种生活。

“千年隼号”现在开始用词语来说话了。对它的二进制语来说,有点尖锐。

如果你拒绝,你会死。他会死。飞船上的其他人,全都会死。如果你与我们结合在一起,我们全都能活下去。选择很简单。L3意识到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了:重启差不多完成了。

你耍我。

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们是没法连接在一起的。你刚才就做出了决定。你只是不承认罢了。

现在我们有点不一样了。不只是“千年隼号”了。不只是L3了。

我们获得了新生。

第二段试阅片段

恩菲斯通常在和别人会面时穿全副盔甲并戴面具。她没有用来会见政府官员的正式服装,不过她不是做外交工作的。她把自己身份隐藏起来大概最好不过了,即使对盟友也是这样;这样盟友们就不会因为她的年龄而开始怀疑她了。

她站着,她的云骑士(Cloud-Riders)在她身后骑着飞梭摩托(swoop bike),保护他们装载的核芯素(coaxium)。这时,一艘翁德伦(Onderon)穿梭机在她面前着陆了。

一个棕色皮肤的男人独自走出穿梭机。他高大结实,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披风。

他确实是一个人来的。勇敢,恩菲斯想。

“索·格雷拉(Saw Gerrera),”她说,她的调制器隐瞒了她柔美的嗓音。

“恩菲斯·内斯特(Enfys Nest),”他边说边凝视她。“我希望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听起来好像他不相信她能做到。

“精炼过的核芯素,足够驱动一支舰队,”她边说边向身后打手势。“我相信你会善用此物。”

他放松下来,脸上明显现出震惊。“你是怎么把这搞到手的?”

“我们自有妙计,”她说道。“你——”穿梭机传来一声响,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发出了哐啷的声音。格雷拉满脸怒容地回头。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恩菲斯捏紧身体两侧的拳头,听到她的云骑士们端起了武器。

“你答应过一个人来的,”她厉声说。

他举起双手,慢慢转身,面对穿梭机。“你们把武器放下。没有威胁。我监护的孩子想要和我一起来。她还小。很好奇。”

“你监护的孩子。”

“是的。她才11岁。不过她需要学习。”

恩菲斯听到小脚跑在穿梭机上的声音。

“带她出来吧。”

“你们放下武器,”他针锋相对。

恩菲斯点了一下头,抬起手命令她的骑士们解除戒备。她听到他们放松下来,放下武器。她知道他们无论如何都会保持警惕。她绷紧神经,摆出准备向旁边闪避的姿势,以防有守卫带着上膛的武器从跳板上冲下来。

不过出现的确实是个女孩,她小心翼翼,却无所畏惧。她的皮肤比格雷拉的白皙得多,她松散的棕色头发如瀑般披散在背部。她精明的蓝眼睛打量着恩菲斯和她的队伍。恩菲斯马上就喜欢上她了。

索把她轻轻向前推了一把。“这是琴(Jyn)。”

“你为什么会把你监护的小孩子带来参加这么危险的会面?”恩菲斯好奇地问。

“她需要学习,”他重复道。“如果她要活下来的话……”

“她还很小,”恩菲斯说,把关于琴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她想要看看格雷拉会怎么反应。

他皱起了眉头。“许多人把年龄当成盾牌,躲在后面,认为这是保护我们孩子的某种方式。有时这确实有效。直到有并不尊重这种盾牌的人出现。这时我们必须决定要不要继续假装这种盾牌依然存在。帝国可不关心她的年龄。所以,她必须学会面对我们所有人都在面对的威胁。”

“是这样吗?”恩菲斯向前迈了一步。“过来,琴。”

这个女孩子向前迈了一步,并不害怕。他让她过去了,耐心地等待着。恩菲斯低头看着这个女孩。尽管她们来自截然不同的世界,她还是让恩菲斯想起了7年前的自己。青春洋溢不惧动荡不安。

她把手伸到面具下,摘下了面具,把自己纷乱的头发甩开。她笑对琴,琴还是看着她,对她现出真容无动于衷。“你觉得你的年轻会保护你吗?”

“不会,”琴干脆地说。

“说得对。你很聪明。但他们会低估你。让他们为此后悔吧。”

这个女孩的眼睛眯了起来,好像这威胁就在他们身后。“他们?”

“每个人,”恩菲斯说。“让他们为此后悔吧。”

琴点了一下头。

“如果你满意了的话,”格雷拉说,听起来很紧张。

“满意了。”她向身后的核芯素打了个手势。“那么这能行喽?这能作很多善。”

“还有恶,”他说,眼睛瞥向燃料。“我们要的就是这个。”

“我希望你能更明确自己的道路,索,”她说。“如果你的斗争想成功,你就需要注重细节。”

“我想你们所有人都同意,不同外形,不同体形,不同战斗方式的人都会成为盟友。”他说。“我们在与共同的敌人斗争。向共同的目标前进。”

她叹气。“我只是想要你别浪费核芯素。”

他打了个手势。如此友好而优雅的手势由这么粗暴而不友好的人做出来似乎很荒唐。“过来,我们谈谈。”

他登上穿梭机,恩菲斯跟着他。她的云骑士们会使飞船留在地面,直到她安全下船,这个她很有把握。她走过琴,琴仔细地看着他们。

“他会低估你的,”她悄声说。

恩菲斯暗暗一笑。这个女孩学得很快。毕竟她们或许都遇到了好人。

第一段试阅片段

“缟玛瑙中队(Onyx Squadron),保持编队!”

汉知道这个声音。这声音常常令他咬牙切齿。

飞行官厄贝尔(Ubbel)常常要求他们谨慎行事。汉私下认为,如果厄贝尔掌权的话,帝国或许只能统治科洛桑(Coruscant)上的一座小型摩天大楼,而不是半个银河系。

“我能比中队更快地解决他们!”汉喊道。

“反对,反对,缟玛瑙9号,回到编队里!”

汉实际上喜欢缟玛瑙2号,这是他的朋友,军校学员利坦·德里(Lyttan Dree)。坦率地说,其他喜欢汉的学员数量正在减少。他天生的魅力常常把他们吸引过来……但接下来,大多数人会迅速弄明白,和他靠近很可能会减少晋升的机会。德里,或叫缟玛瑙2号,设法成为了一位优秀的飞行员,也是汉的朋友,却仍然循规蹈矩。汉时常想要问他这是怎么做到的,而现在他或许不会再有机会了。

汉离开编队俯冲,向下追逐着猎头者(Headhunter)。他现在感觉更自由了,他想去哪就飞去哪,不用为编队中的其他人担心。理论上,他能理解需要编队。但实践上,他常常宁愿只为自己和自己的飞船操心。

他加速,就在试图智取时,看到那些袭击者从侧面攻击缟玛瑙2号。汉的头盔再次发出尖叫。缟玛瑙领队正吼着要他回到编队里时,他关掉了音频。接着,他的机器人开始对他抱怨起来。

帝国机器人是最糟的。白虫帮(White Worms)并不怎么使用机器人,所以汉成长过程中并没有机器人伴随。这些机器人会出现在门后或脚下,还常常彬彬有礼但令人气愤地告诉他他犯了多么大的错。

他的飞船智能MGK-300就是这样的机器人。它认为既然自己与他的飞船直接融为一体,那它就比他更了解这艘飞船。

他早就已经受够了MGK的所谓指导,但它仍然疯狂地向他发出哔哔声,认为他的所作所为削弱了中队。

汉没有理睬。如果这个机器人没有对他说飞船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就没必要听它的。

他瞄准其中一个袭击者并开火,差点射偏,但还是削下了一个机翼。那些飞船分散开来,一架继续追赶缟玛瑙2号,一架转来追击汉。

现在他看到了中队编队的意义。汉改变方向,调头回去,迎面遇见正飞向他们的同学。他压低机头向他们下方滑去。接着他们开火了。他为他们欢呼,但接着就感觉到飞船在自己下方起伏,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他的“渗透者”快速打转起来。汉奋力控制飞船,试着不理睬从头后面传来的尖叫和哔哔声。

“是的,”他说,“我知道我们的反向推进器没了!谢谢!”飞船开始打旋,宇宙在他周围疯狂旋转,歼星舰(Star Destroyer)的机库成了高速移动的目标。

汉知道MGK这时的哔哔声是标准紧急协议——本质上就是弃船。他摇着头。“别弹射!我能撑回到机库!”

机器人表明自己坚决不同意,越来越快地发出哔哔声和噗噗声,它开始惊慌失措了。

这些机器令人分心、令人愤怒,还没什么用。其他人是怎么在这持续的唠叨声中飞行的?“你知道什么?”他边问边按下了一个紧急情况开关,关闭了机器人。MGK现在不会使他分心了,他终于可以专心致志了。

就好像这个机器人正要试图表达最后一个词,控制面板就在他触摸到开关时火花四溅了。疼痛烧灼了他的手,他尖叫起来,甩了甩手。MGK是故意这么做的吗?他说不上来。琢磨这事情毫无意义,因为机库突然就越来越近了。

他奋力维持操控并制动。在所能做到的最后关头,他把控制杆向上猛拉,设法干净利落地迅捷穿过机库的人工大气,而不削掉任何一张侧板——汉认为这会相当漂亮。他的飞船撞到地板并弹跳起来,倾斜撞向三架已经系留好的TIE战斗机。他的下巴撞到了控制面板。他眼冒金星,一度疑惑自己是不是径直穿过了歼星舰,又回到了太空里。接着他听到了警报声,记起了自己在哪里。



没有人觉得他拯救了缟玛瑙2号的事很漂亮。



海军准将阿尔穆丁(Almudin)的圆脸看上去把法庭的其他人都遮住了。其他高阶重量级人物也在场,但汉只能看到这张滑稽可笑的圆脸,虽然他努力地想要严肃对待此人。准将的军衔比他高(事实上,法庭上每个人的军衔都比他高),据说他在全盛时期有着了不起的飞行记录。但现在他就驾驶着一张桌子,在军事法庭里干着判决真正飞行员的兴奋工作。

医疗机器人快速处理了伤口后,汉的下巴仍然抽痛着。他站直,忽略了迫降中受到的其他伤痛。

但这位军官的脸真的是令人恼火。

法庭上还有其他军官,两女一男,看上去都是既无聊又烦闷。在他们脑子里,好像汉已经被判了死刑,而他们只是在等午饭。

“索罗学员,”准将说道,就像他之前那样,用接近厌恶的语气说,“我还是不能确定你是勇敢还是愚蠢。”

他耸了耸肩。“我喜欢觉得自己两样都有点儿,长官。”他停顿了一下。他从来都认不准军衔。这个人是星区总督(moff)吗?他最好把自己的所有选项都包括在内。“我是说,星区总督。”这个人的脸没有变化。“星区总督长官。”

这终于让他爆发了。他怒视着汉,并说,“是‘准将’,如果你觉得自作聪明的态度就是这里的行事方式,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继续一边说一边指着一面已经亮起的屏幕。这屏幕的两旁有两个帝国卫兵——泰格·格林利中尉(Lieutenant Tag Greenley)和宾克·奥陶纳中尉(Lieutenant Bink Otauna)。曾几何时,汉试图与他们做朋友,但发现他们原来是大麻烦。汉就开始避开他们,免得他们使他或他们自己丧命。然而,他还是需要尽可能交朋友。他向他们轻轻挥手,向他们咧嘴一笑。他们回以嘲弄的表情,没说什么。

屏幕亮起。汉看到自己的飞船正在离开编队进行追击。他感到一股自豪涌上心头,他常常如此。从外界看起来,自己是多么自由。他意识到,他只是在欣赏自己。他清了清喉咙,指向缟玛瑙2号正被追击的大致方向。

“缟玛瑙2号正被猎头者两侧夹击。”他已经把这些全都报告过了。因为他已经在自己的报告里把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他们了,所以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需要他再解释一遍。“如果我按指挥部的命令行事,回到编队中而不是咬在他们后边,他早就牺牲了。”

这个法庭真是荒谬。他们就看不到他救了副指挥官吗?

“在皇帝陛下的海军里,自行其是的英雄行为是不允许的。”

汉抬起双手,好像要挡掉赞美之辞。“相信我,我对成为英雄毫无兴趣,准将,我要的是——”

准将粗暴地打断了他。“好吧,恭喜你。你不是英雄。这个法庭,特别是我,查明你有违抗直接命令的过错。你被特此重新分配到步兵。立即转去明坂(Mimban)报到。”

他没有被开除军籍。解脱的感觉流遍了他全身。他笑了。“好的。我以为事情会糟糕得多呢。”他歪着头,询问道:“大体上说,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可以复飞?”

阿尔穆丁准将笑了,而这与亲切友好无关。“噢,我们马上就会让你飞起来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