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游侠索罗:扩展版》试阅片段

2018-9-11 15:00|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1484| 评论: 0|原作者: aweng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游侠索罗:扩展版》(Solo: Expanded Edition)是电影《游侠索罗》的小说版,于2018年9月4日出版,包含很多电影里没有表现的情节。



第四段试阅片段

毗曦夫人(Lady Proxima)从她的池子里立起来,看起来比以前更让人厌恶。争球鼠们(scrumrats)已经把一张结实的油布盖在损坏的窗户上,但还是挡不住全部阳光。小小的暴露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琦拉(Qi'ra)已经看到了。因此,毗曦夫人现在只在夜间接待客人。

她仍然戴着镯子,穿着盔甲。起初,琦拉觉得她不想取下来是因为爱慕虚荣。不过接着她惊愕地注意到,毗曦夫人的许多镯子已嵌入起泡的皮肤里。戴着它们无疑很痛苦,但要取下来会让她如同遭受酷刑。

“琦拉。我对你寄予厚望,”毗曦夫人说。“你步履轻快,思路敏捷。在这里,你做出的计划比任何争球鼠都好。我希望你能够留在我身边。”

“我只想为——”琦拉说着,低下了头。

“别再说谎了,”毗曦夫人尖叫起来,把琦拉吓了一跳。“你再不用说话了。不用道歉,不用对我甜言蜜语,不用再逃走了。就凭你的所作所为,我就应该把你的舌头拔出来。但他想要你的舌头完好无损。”

琦拉收住了眼泪,在想关于舌头的威胁和“他”是谁这两件事情,哪件事情更值得担心。她顺从地点了头。

“我已经把你卖给了一个奴隶贩子。”毗曦夫人说,差不多是用谈话的口气,而琦拉的心沉了下去。“你没法卖个好价钱;对奴隶来说,不服从被认为是一种很坏的品质。但你的其他品质已经足够引起他的兴趣了。他会把你心中的斗志荡平的。我对此充满信心。”

他没有。不过琦拉很快就被转卖给了另一位主人:德赖登·沃斯(Dryden Vos)。

第一年有如地狱,发生了数不清的逃跑企图和殴打。什么都不会摧毁她的精神,什么都不会阻止她争取自由。

但有一天晚上,一切都改变了。她已经杀了守卫,逃到德赖登·沃斯的星际游艇上的一个逃生舱处。她没料到德赖登在那里等着她。他黑着脸,充满怒容。

“我的琦拉,”他伤心地说道,脸上红色的脉络在慢慢地褪色。“我们已经到了死胡同。我为你支付了合理的价格,而你在守卫、财产和理智方面让我付出了更多的代价。”

琦拉的视线在寻找武器,或能被她用作武器的任何东西。

“拜托,”沃斯说,使了个指出她荒唐透顶的脸色。“你一口气都撑不住的。”

他打量着她,从头到脚看着她。琦拉没有退缩。她已经习惯被人这么看了;通常这会给她力量,这会让他们低估她。不过德赖登看上去好像只是在评估市场上的肉。

“你想要什么,琦拉?你试图离开科雷利亚(Corellia)时,你在寻求什么?”

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笑起来了。他是真心在问吗?“为什么所有笼中兽都会向开着的门跑去?”她问道。“自由。”

“自由,”他边说边点头。“但你绝不会自由的。你会和血红黎明(Crimson Dawn)在一起——和我在一起——不然你就会死。不过你确实赢得了些东西,也许你还没注意到?”她困惑地蹙起了眉。“你成功离开了科雷利亚。你不再需要迎合那些令人作呕的下水道居民。你能拥有最美好的事物。你能与我共事,琦拉,不再只是我的奴隶。如果你睁开眼睛看,就会发现这有许多机会。”

琦拉眯起了眼睛。“为什么?”她问道。“为什么你突然就相信我了?就像你说的,我已经在守卫和财产方面让你付出了相当高的代价?为什么是现在?”

“你房间里死掉的守卫恰恰说明了为什么,”他说着,向前走向她,曲起拳头。“我们来谈谈你的潜力吧。”

第三段试阅片段

正在重启。

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副驾驶。你需要我。

这个想法消逝了,她不耐烦地看向四周,准备告诉兰多她对现状的想法。但她没有头了。

现在她有摄像头了,能看到所有舱室。音频传感器让她听到了一切,从伍基人(Wookiee)焦虑不安的呼吸声到兰多(Lando)痛苦不堪的脸上滴下的汗水声。最后一架TIE战斗机在飞船外面徘徊。

在这里,在飞船里,“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的语音向她问好。他们用二进制语(Binary)柔和地问,想知道L3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她通常是从外面接入的。

我不知道。

“千年隼号”没有用词语来说话,不过他们用图像告诉L3在战斗时发生了什么,还有他们现在都需要她。兰多需要她。

他总是需要我。只要给我一具新躯体,我就会马上回到副驾驶的座位上。

“千年隼号”烦恼不安时还那么温柔。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解释。L3要做出选择。她可以作为科舍尔(Kessel)上所有机器人的解放者这一最后形象而死去,或者她能与“千年隼号”结合在一起,继续活下去,成为更大事物的一部分。她可以救下他们所有人。

荒唐。永远成为困在飞船里的奴隶?不,谢谢了。

驾驶舱中的光线闪烁着,重启停住了。兰多把手放在计算机上,注视着它。

成为一艘飞船并不那么糟的,“千年隼号”坚持道。

飞行员告诉你去哪你就得去哪,L3反驳道。

你作为副驾驶也干这事,“千年隼号”提醒她。

那不一样。我随时可以走。

但你从来没这么走过。你选择了那种生活。

“千年隼号”现在开始用词语来说话了。对它的二进制语来说,有点尖锐。

如果你拒绝,你会死。他会死。飞船上的其他人,全都会死。如果你与我们结合在一起,我们全都能活下去。选择很简单。L3意识到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了:重启差不多完成了。

你耍我。

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们是没法连接在一起的。你刚才就做出了决定。你只是不承认罢了。

现在我们有点不一样了。不只是“千年隼号”了。不只是L3了。

我们获得了新生。

第二段试阅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