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安多》第一季细节解析

2022-11-24 23:57|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3725|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第12集

10.jpg
开场帝国“Λ级”T-4a穿梭机的旁边停着一架“Ζ级”重型货运穿梭机(Zeta-class Heavy Cargo Shuttle)。“Ζ级”长35.5米,最早出自1996年的传说宇宙短篇小说《指挥决策》(Command Decision),后被电影《侠盗一号》引入正史,在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连续剧《欧比-旺·克诺比》等作品里都出现过。

20.jpg
跟着黛德拉·米罗(Dedra Meero)来到费里克斯(Ferrix)的是两名死亡士兵(Death Trooper)。这个兵种最早出自《侠盗一号》。他们的身体经过秘密的医学强化,各项能力都高于普通的冲锋队员。死亡士兵通常隶属于军事情报局和帝国陆军下的死亡士兵师。

30.jpg
从玛尔瓦·卡拉西·安多(Maarva Carassi Andor)的骨灰石(Funerary stone)上,我们可以依稀辨认出,她出生于7895年,逝世于7972年,享年77岁。这里采用的是C.R.C纪年,即2018年由《星球大战》​正史参考书《藏污纳垢——银河系最臭名昭著罪犯的案件卷宗》(Scum and Villainy – Case Files on the Galaxy’s Most Notorious)引入的一套历法。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新的希望》首映于1977年。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内,按照C.R.C纪年,卢克、汉、丘巴卡等人营救莱娅公主,参加雅文战役,摧毁第一颗死星的故事就发生在7977年。《安多》的故事发生在《新的希望》前五年,所以就是7972年。对剧中尚未经历雅文战役的人来说,他们不可能使用我们常用的雅文战役纪年,即BBY和ABY。不过,卢卡斯影业尚未公布C.R.C是什么的缩写。

40.jpg
蒙·莫思马对他老公提到的坎托湾(Canto Bight)就是《最后的绝地》里出现的那座賭场城市。他是行星坎托尼卡(Cantonica)的首府,濒临坎托尼卡人工海。

50.jpg
从《西斯复仇》到《安多》第一季第12集到《侠盗一号》,死星,尤其是MKⅠ超级激光炮,是一点一点被安装就位的。安多既是被动的死星建设者之一,也是主动的死星毁灭者之一。

第11集



这是一架TIE/rp“索命者”攻击登陆艇(TIE/rp Reaper attack lander),最早出自《侠盗一号》。其长度达24.2米,比其他TIE型号要长得多。它的主要设计用途是在战场上运送士兵。大气层内最高时速为950千米。拥有两门激光炮。



四发跳船(Quadjumper),更正式的称呼是TUG-b13和四联喷气式转运太空拖船(Quadrijet transfer spacetug),最早出自《原力觉醒》,在《曼达洛人》第一季中也有亮相。这种型号的飞船由亚光速产品公司(Sublights Products Corporation)制造,长7.98米,大气层内最高时速为1150千米。



这两位都是本剧原创角色。左边的叫杜伊·帕穆拉(Dewi Pamular),凯雷迪亚人(Keredian)——这个种族最早是为《侠盗一号》创作的,索·格雷拉下面的一位游击队员就是凯雷迪亚人。杜伊的扮演者叫马修·莱昂斯(Matthew Lyons)——本剧第六集里的四手医生(Dr. Quadpaw)也是他扮演的。右边的叫弗里迪·帕穆拉(Freedi Pamular),本剧原创种族纳尔基纳人(Narkinian)。他的扮演者是利亚姆·库克(Liam Cook)——他还在《天行者崛起》里扮演了贝斯通的欧奇(Ochi of Bestoon)。



在尼亚莫斯(Niamos),躺在原来安多床上的是一个布卢托皮亚人(Blutopian)。这个种族最早出自《侠盗一号》。琴·厄索被救前,她的一个狱友就是布卢托皮亚人。



“坎特韦尔级”抓捕巡洋舰(Cantwell-class Arrestor Cruiser),又被称为“坎特韦尔级”410巡洋舰,最早源于好莱坞传奇设计师科林·坎特韦尔(Colin Cantwell)为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设计的“西斯母舰”(Sith Carrier)概念画。但后来乔治·卢卡斯没有在电影正片里采用“西斯母舰”这一设计。

四十多年后,采用这一设计的帝国抓捕巡洋舰原本将在《游侠索罗》里发挥巨大作用。但相关镜头被剪。最后,一艘抓捕巡洋舰仅仅在科雷利亚宝冠太空港的一段帝国征兵宣传片里一闪而过。

为了向原设计师致敬,2020年2月28日出版的《星球大战》桌面RPG设定书《星际飞船与反重力载具》(Starships and Speeders)首次把这种抓捕巡洋舰命名为“坎特韦尔级”。同时,本书对这种飞船作出了详细设定:

“坎特韦尔级”由帝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Imperial Justice)和帝国海军联合向夸特动力船坞(Kuat Drive Yards)订购。拥有两个超空间驱动器,主驱动器2级,备用驱动器12级。左舷、右舷和机腹各有一门双管重型离子炮;艏、艉、左舷和右舷各有三门轻型激光炮。艏、左舷和右舷共有三台强大的远距离RT-17反重力牵引波束发射器(RT-17 repulsor-tractor beam emitter)。拥有两个大型机库,能搭载24架星际战斗机。满编船员2770名。另外最多可以搭载4050名士兵。

2022年5月21日,科林·坎特韦尔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家中去世,享年90岁,没能见证终于有一部《星球大战》影视剧清晰展现了他设计的这艘飞船。



识别码的最后四位“2505”正是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的首映日,即5月25日。观众们在那天见证了奥德朗被死星摧毁。



这架被卢森最早摧毁的不是TIE轰炸机,而是TIE登船机(TIE boarding craft)。它最早是为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设计的,在《侠盗一号》中也出现过。登船机的外形与轰炸机几乎一模一样,但其左舱没有炸弹,而被用来运载登船士兵。左右两舱共可以运载20名冲锋队员。



不知道母亲已去世的安多以为母亲会为他骄傲。五年后,在《侠盗一号》里,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对琴说,她父亲会为她骄傲。看来,安多很看重父母对子女的肯定。

第10集


按照《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的《安多》第一季第10集指南,GPE是“银河动力工程”(Galactic Power Engineering)的缩写。这是一家载具制造商的名字,在1999年被《幽灵的威胁》配套光盘出版物《第一部知情者指南》(Episode I Insider’s Guide)设定为GPE-3130飞梭赛车的生产商。本集把这家公司引入了正史。


在卢森·雷尔的银河文物古玩店(Galactic Antiquities and Objects of Interest)里,我们能看见一顶纳布头饰(Naboo crest headdress)。这种头饰是用山铜(Orichalc)做的,图案为“生命之花”(Flower of life)。在《克隆人的进攻》里,帕德梅·阿米达拉伪装成来自千月星系(Thousand Moons system)的难民,与阿纳金·天行者一起从科洛桑返回纳布时,就戴着这样一顶纳布头饰。


纳尔基纳5号卫星帝国监狱第8层的指挥中心工作站外形与死星第5层甲板AA-23拘留区的工作站外形非常相似,都像一朵花。

第9集



行星琼多拉(Jondora)最早在网游《旧共和国》里被提及,本集把它引入了正史。在游戏里,那里有个贩卖西斯帝国武器的黑市。



在纳尔基纳5号卫星(Narkina 5)的监狱里,安多相信没人在听他们说话。五年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却问琴·厄索会有人在听他们发出的情报吗。琴告诉他:一定会有人听。



卡夫林最早出自《侠盗一号》。卡夫林星系位于银河系扩张区域(Expansion Region)的坦德星区(Thand sector)内。那里有一片小行星带,里面有一个叫“卡夫林之环”(Ring of Kafrene)采矿殖民地兼深空贸易站。安多正是在卡夫林之环知晓帝国死星的存在。



军事情报部(Military Intelligence),又被称为帝国情报部(Imperial Intelligence),是帝国两大情报机构之一。顾名思义,帝国情报部主要处理军事情报,而帝国安全局主要处理潜在的叛国和叛乱行为。两者的工作经常有重叠。
帝国情报部最早出自1987年出版的桌面RPG设定书《星球大战资料集》(The Star Wars Sourcebook)。在传说宇宙里,帝国情报部在恩多战役后发挥了巨大作用,其领导人伊莎恩·艾萨德部长(Director Ysanne Isard)是帝国事实上的统治者,直到新共和国解放科洛桑为止。
2014年的小说《塔金》把帝国情报部引入了正史。在正史宇宙,死星正是由帝国情报部下辖的帝国军事先进武器研究发展局(Imperial Military Department of Advanced Weapons Research)设计的。黑色盔甲的死亡士兵也隶属于帝国情报部。帝国安全局的伍尔夫·尤拉伦上校(Colonel Wullf Yularen)兼任帝国情报部海军情报局(Naval Intelligence Agency)代理局长(Deputy Director)。


第8集


贝尔萨维斯(Belsavis)最早出自1995年的小说《绝地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Jedi)。在2011年的网游《旧共和国》里,它被设定成一颗古老的监狱行星。《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在2016年把这颗星球引入了正史。目前看来,《安多》沿用了《旧共和国》的设定,继续把贝尔萨维斯当成一颗监狱行星。


重石(Tunqstoid)最早出自2009年的小说《绝地的命运》(Fate of the Jedi)第3册,是一种非常重的材料,被用来打造防爆门。本集把它引入了正史。


基诺·洛伊(Kino Loy)由著名英格兰影星安迪·瑟基斯(Andy Serkis)饰演。在《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电影里,他饰演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斯努克。


梅尔希,全名鲁斯科特·梅尔希(Ruescott Melshi),最早出自《侠盗一号》。他在本集中与安多相识,日后两人将一同加入义军同盟。五年后,正是他带队从沃巴尼解救了被帝国监禁的琴·厄索。后来他又加入侠盗一号小队,前往斯卡里夫盗取死星设计图,最后牺牲在那里。不管在电影里还是在电视剧里,他的扮演者都是苏格兰演员邓肯·鲍(Duncan Pow)。


斯桂格(Squig)最早出自2003年的桌面RPG设定书《银河战役指南》(Galactic Campaign Guide),是原产于纳布的一种鱼。本集非但把它们引入正史,还用来泡酒!


安多被判6年监禁。他刚入狱时,牢房里的倒计时显示还有2189天。因此,银河帝国的一年与现实世界的地球一样,是365天。然而,根据先前的设定,不管在正史还是在传说里,银河标准历(Galactic Standard Calendar)的一年都是科洛桑公转一圈的时间,即368天。所以,影视剧又吃书了?


站在索·格雷拉基地外高处的是“双管”本西克(Benthic "Two Tubes")。这个角色出自《侠盗一号》和《游侠索罗》。他是托格纳人(Tognath),来自行星亚尔托格纳(Yar Togna)。在外星球,托格纳人一般都戴着双管呼吸面罩以处理对他们有毒的氧气。亚尔托格纳被帝国征服和占领后,他们纷纷作为难民出逃。本西克加入过恩菲斯·内斯特领导的云骑士,后来与兄弟埃德里奥(Edrio)一起加入了索·格雷拉的游击队。死星轰击杰达后,索·格雷拉与埃德里奥都牺牲了。但本西克幸免于难,成为幸存游击队员的领袖。雅文战役后,他还与卢克、莱娅、汉等人一起去舒-托伦(Shu-Torun)执行打击帝国的任务。


在索·格雷拉的基地外可以看到至少两架X翼星际战斗机。这就是索·格雷拉的洞穴天使(Cavern Angels)飞行中队。他们至少有六架X翼。在《侠盗一号》里,可以在杰达街头看见一架被击落的洞穴天使X翼。


卢森与索·格雷拉在谈话时,莫罗夫(Moroff)从屋外路过。莫罗夫出自《侠盗一号》,是吉戈人(Gigoran)。他是一个雇佣兵,为了挣钱而跟着索·格雷拉反抗帝国。

第7集


伍尔夫·尤拉伦(Wullf Yularen)最早是《新的希望》里一个无名的背景角色。是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充实了他的故事。
他是《克隆人战争》的常驻角色之一。在共和国时代,他是海军上将,指挥“狩猎者级”歼星舰“坚决号”(Venator-class Star Destroyer Resolute),与阿纳金·天行者结下友谊。
后来,他又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小说《塔金》和《索龙》里亮相。在帝国时代,他转入帝国安全局,军衔变成上校。他虽然不是安全局局长,但兼任海军情报局(Naval Intelligence Agency)代理局长(Deputy Director),成为海军元帅索龙的盟友之一。他最后与死星同归于尽。


罗辑:你抢我台词!


卢森的古董店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连绝地圣殿卫兵的头盔都有。绝地圣殿卫兵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其实就是绝地圣殿的保安。帝国最高裁判官以前就是一名绝地圣殿卫兵。


这是一个MSE-6系列修理机器人,《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机器人型号之一,俗称“老鼠机器人”,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它们发出的声音其实是一种机器人语言,叫“克鲁利-3”(Cruly-3)。


注意看这两个镜头背景里的数据存储库(Data Vault)。看来,不管在科洛桑还是在斯卡里夫,帝国的数据存储库在外形上都是一样的。


车门上面那行奥里贝什文转写成高银河字母就是:Please mind the gap as doors are closing.


冲锋队员的台词“LUH-341”其实是向乔治·卢卡斯的第一部长片《THX-1138》致敬。在那部电影里,主角THX-1138的室友叫LUH-3417。


左边的奥里贝什文转写成高银河字母就是:Carry your chain code from the ISB.
链码(chain code)出自《曼达洛人》和《异等小队》,是帝国的身份识别工具。从这句提示看,链码是帝国安全局(ISB)签发的。


在这个镜头的左右出现了两个异族人,都值得一提。这两个种族最早都是为《最后的绝地》的坎托湾场景创作的。
右边那个名字尚未公布,只知道坎托尼卡领域的阿莉辛德雷克斯伯爵夫人(Contessa Alissyndrex delga Cantonica Provincion)就是这个种族的。
左边那个是多纳梅思人(Dor Namethian)。四十年前,卢卡斯影业在拍摄《绝地归来》时,制作了一个被称为“外星人23号”模型,但它最终没有进入正片。不过,按照《星球大战》的传统,这个外星人还是被赋予了背景故事:他叫布兰格斯·格利(Brangus Glee),来自行星多纳梅思(Dor Nameth)。三十四年后,卢卡斯影业在拍摄《最后的绝地》时,又制作了一个外形类似的外星人模型,也就是我们在本集看到的这个。于是,他也被设定为多纳梅思人(Dor Namethian),名叫勒克索·苏格(Lexo Sooger)。兰登书屋甚至为他创作了一则短篇小说。没想到,这个外星人最后也没进入正片,仅仅在图书中出现。所以,本集出现的这个多纳梅思人是这个有四十多年历史的种族第一次出现在影视剧里。


在本集21分05秒到07秒左右,也就是上面这个镜头时,会听到背景里有人说“菲尼斯·瓦洛伦”(Finis Valorum)。菲尼斯·瓦洛伦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就是帕尔帕廷的前任议长,在贸易联盟入侵纳布期间,被阿米达拉女王发起的不信任投票罢免。


值得注意的是,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经典小说《索龙三部曲》及其配套短篇小说《意见分歧》(Differences of Opinion)里,就因为担心蒙·莫思马会堕落腐化成第二个帕尔帕廷,科雷利亚义军领导人加姆·贝尔·伊布利斯(Garm Bel Iblis)脱离同盟,以自己的方式对抗帝国,直到新共和国成立后才回归。


这一幕发生在本集主线故事前十三年,即帝国成立后一年。当时冲锋队还没完全换装,依然穿着二式克隆人盔甲。按照动画连续剧《异等小队》的设定,帝国成立不久后就实施了战袍计划(Project War-Mantle),招募大量自然人加入冲锋队,接受克隆人的训练,与克隆人混编。所以吊死安多养父的部队不一定是克隆人。


曼特尔兵站(Ord Mantell)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在汉·索洛的一句台词里被提到,从此成为《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出现的星球之一。它之所以被称为“兵站”,是因为在1.2万年前,银河共和国扩张到中环时,这颗行星是众多共和国军需/区域补给站(Ordnance/Regional Depot)之一,由科雷利亚人殖民。在《异等小队》里,主角团队就以曼特尔兵站为基地。


这是一对搜索机器人(Seeker droid)。在正史游戏《前线Ⅱ》里,玩家的机器人伙伴Dio就是一个搜索机器人。我们在《欧比-旺·克诺比》第4集的裁判庭城堡里也能看到搜索机器人。


尼亚莫斯(Niamos)是本剧原创星球,取景地在英格兰兰开夏郡的克利夫利斯镇。
逮捕安多的是海岸防御冲锋队员(coastal defender stormtrooper),俗称岸防士兵(shoretrooper)。这个兵种是为《侠盗一号》设计的。我们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7集也能见到他们。这位逮捕安多的岸防士兵由萨姆·威特沃(Sam Witwer)配音。2008年至今,萨姆·威特沃几乎参加了每一部《星球大战》影视剧以及重要游戏、有声书和综艺节目的配音工作,比如,在《原力觉醒》和《侠盗一号》里为冲锋队员配音,在《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和《游侠索罗》里为摩尔配音,在《前线》系列游戏里为帕尔帕廷皇帝配音等。当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在《原力释放》系列游戏里为主角“弑星者”盖伦·马雷克提供脸模和配音。
掐住安多脖子的是KX系列安保机器人(KX-series security droid)。这个型号的机器人也是为《侠盗一号》设计的。在电影里,安多的搭档K-2SO就是一个被重新编程的KX系列。在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里,KX系列安保机器人是比较难缠的敌人类型之一。


虽然被当成狗饲养,但马西夫(massiff)其实是爬行动物,栖息在塔图因、吉奥诺西斯等沙漠星球,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我们在《克隆人战争》、《曼达洛人》第二季和《波巴·费特之书》等电视剧里都能看到它们。


通过释读奥里贝什文,我们知道这份判决书其实是一个名叫“理查德·史蒂文森”(Richard Stevenson)的人的。他因为不服从帝国命令,是个反帝国的破坏分子,而被判处五年监禁。


这份判决书比较有意思。罪犯名叫基思·西摩(Keith Seymour),与本剧的一位概念画师同名。他的罪名是:疑似原力敏感者,袭击一名帝国官员。他被判处二十五年监禁。

第6集


阿尔达尼帝国碉堡的设计源自著名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40年前为《帝国反击战》设计的炮塔。

​​
本集的义军小组用“回波”(Echo)作呼号。八年后,也就是在《帝国反击战》里,义军同盟将在冰雪行星霍斯拥有“回波基地”(Echo Base)。


义军小组使用的爆能步枪是E-11的一个子型号,在外形上综合了E-10和标准E-11的特征。


不管在本集,还是在《侠盗一号》,义军伪装成帝国军人坐升降机潜入帝国基地的镜头如出一辙。


这是帝国TIE战斗机飞行员。这个兵种最早出自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


在本集,安多驾驶马克斯-7罗诺货船(Max-7 Rono freighter)逃离帝国基地时,身负重伤的卡里斯·内米克(Karis Nemik)让他“Climb”。五年后,也就是在《侠盗一号》里,K-2SO被帝国打坏前,也让安多“Climb”。


这位有四条胳膊的医生的名字很简单粗暴,就叫“四手”(Quadpaw)。他是本剧原创角色,种族暂未公布。他头上被植入了AJ^6半机器人构件(AJ^6 cyborg construct)——在《帝国反击战》里,兰多的助手洛博特(Lobot)头上也有类似机器。按照《星球大战》官网的《安多》第6集指南,四手医生所在的行星叫弗雷兹诺(Frezno),是本剧原创星球。


虽然我们早在前传三部曲电影里就见过银河议会(Galactic Senate)了,但他们在帝国时代的样子还是首次在影视剧中出现。当然,他们现在也被称为“帝国议会”(Imperial Senate)。


德瓦隆是位于银河系殖民星域(Colonies)的重要行星,德瓦隆人(Devaronian)的母星。那里有一座绝地圣殿,即伊迪特圣殿(Temple of Eedit)。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德瓦隆上有一条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


卢森的古董店藏品喜加一:伍基人的克洛里氏族战斗盾牌(Klorri-clan battle shield),最早出自《西斯复仇》,拥有两千年历史,但通常只有礼仪功能。


第5集


卡恩家的餐桌上摆着梅卢伦瓜(Meiloorun fruit)。这种水果最早出自1996年的小说《X翼:韦奇的賭博》(X-Wing: Wedge's Gamble),但这本小说不是正史。2014年10月,梅卢伦瓜被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一季第4集引入正史,从此成为《星球大战》正史作品里最常见的水果之一。我们在《波巴·费特之书》第3集也能看到这种水果。


这是蓝奶(Blue milk),即动物班萨(Bantha)的奶。蓝奶是银河系的常见饮品之一,在电影《新的希望》、《克隆人的进攻》和《侠盗一号》中都出现过。


克雷特龙是行星塔图因的大型动物,最早以骸骨的形式出现于《新的希望》,分为两个亚种:峡谷克雷特龙(Canyon krayt dragon)和大克雷特龙(Greater krayt dragon)。在2003年的经典角色扮演游戏《旧共和国武士》里,玩家在塔图因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猎人科马德·福图纳猎杀一头峡谷克雷特龙。在2020年的《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里,丁·贾伦、科布·万思和塔斯肯人联手猎杀了一头大克雷特龙。但本集提到的“克雷特龙头”(Krayt Head)显然是一个组织。先前没有任何《星球大战》作品提到过这个组织,因此该组织为本剧原创。


2002年出版的参考书《角色新必备指南》(The New Essential Guide to Characters)最早设定蒙·莫思马的女儿叫“列达”(Lieda),此后多本《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书籍确认这一点。本剧则首次确认,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蒙·莫思马的女儿叫“莉达”(Leida)——与传说宇宙的名字相比,仅仅对调了“i”和“e”两个字母的位置。另外,在传说宇宙,蒙·莫思马还有一个儿子叫乔宾(Jobin)——他牺牲在了霍斯,是被达斯·维德掐死的。正史宇宙尚未提到我是否有儿子。


又发现一个费里克斯与科雷利亚的相似之处:街头都有C-PH巡逻飞行摩托(C-PH patrol speeder bike)。这种飞行摩托最早出自《游侠索罗》,长4.12米,最高时速400千米。


科舍尔(Kessel)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被提及的星球之一。我们在《游侠索罗》里可以看到科舍尔的香料矿。贾库(Jakku)最早出自《原力觉醒》,就是电影开场的那颗沙漠星球。银河内战的最终决战就发生在贾库。帝国在贾库战败后,向蒙·莫思马领导的新共和国投降。
质子弹头(proton warhead)最早出自2017年的《义军崛起》第三季第14集《弹头》,是质子鱼雷的弹头,击中目标后,会在爆炸中释放高速质子云。


在山谷里飞行的是一架“Λ级”T-4a穿梭机(Lambda-class T-4a shuttle),帝国最常用的穿梭机,最早出自《绝地归来》。


根据《星球大战》官网的《安多》第5集指南,希里尔·卡恩在自己的房间里摆了两个克隆人士兵人偶。

第4集



行星明坂出自第一本《星球大战》衍生宇宙小说《心灵之眼的碎片》(Splinter of the Mind's Eye)——它出版于1978年2月。2008年10月,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5集《新兵上阵》(Rookies)提到共和国大军的泥地奇兵(Mud-Jumpers)在明坂作战,把明坂引入了正史。但第一部表现明坂风貌的影视作品是《游侠索罗》。汉·索罗被赶出帝国海军军校后,就被分配到明坂,成为一名战壕里的沼泽士兵。他正是在那里认识了托拜厄斯·贝克特(Tobias Beckett)、伍基人丘巴卡等人。



行星赖洛思(Ryloth)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异族人之一提列克人的母星,但根据先前的设定,赖洛思所在的星区不叫赖洛思星区,而叫戈勒斯星区(Gaulus sector)。本剧似乎暗示赖洛思星区是戈勒斯星区的另一个名字。



阿瓦拉6号行星是本剧原创星球,但在《曼达洛人》第一季里,出现过阿瓦拉7号行星。曼达洛人丁·贾伦正是在那里遇到了可爱的古古和可敬的库伊尔(Kuiil)。



阿布里翁星区(Abrion sector)位于外环,其中比较著名的行星就是斯卡里夫和里希(Rishi)。上文提到的《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5集《新兵上阵》就讲述了共和国克隆人士兵在里希卫星抵抗分离势力突击队机器人的偷袭。



斯卡里夫是《侠盗一号》最终战的爆发地。宛如天堂的斯卡里夫其实是帝国军事研究中心的所在地。义军“侠盗一号”小队以全员牺牲的代价窃得帝国死星设计图,把它传送给莱娅公主,然后才有了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的故事。本剧主角卡西安·安多最终将于5年后在斯卡里夫牺牲。



夸特(Kuat)是银河系著名的造船基地。歼星舰、AT-TE步行机、AT-AT步行机等《星球大战》里的标志性兵器几乎全部由夸特动力船坞(Kuat Drive Yards)及其子公司罗萨纳重型工程(Rothana Heavy Engineering)生产。
在《星球大战》正史里,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被认为是有生命的,能与原力调和的神秘物质。它们能聚焦能量,增大能量强度,因此被绝地用作光剑水晶。西斯也用凯伯水晶建造强大的武器,比如死星超级激光炮的重要部件之一就是凯伯水晶。



拉卡塔人(Rakata)最早出自2003年的经典RPG游戏《旧共和国武士》,是一个擅长把原力黑暗面与科技结合在一起的史前超文明,曾建立统治银河系的无限帝国(Infinite Empire)。人类、伍基人等银河系各大种族都是拉卡塔人的奴隶。无限帝国的统治至少持续了一万年。后来,帝国在瘟疫和奴隶起义的持续打击下灭亡。现代银河文明可以说是在无限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超空间驱动器以拉卡塔人的科技为基础;银河系最常见的奥里贝什文(Aurebesh)基于拉卡塔人的文字。
目前,上述历史整体上依然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但拉卡塔人、无限帝国及无限帝国的首都勒亨(Lehon)等相关名词都已通过各类书籍进入《星球大战》正史宇宙。



在这个场景里,黑帽白衣的是帝国安全局官员,纯黑制服的是帝国军官,而黑色盔甲的是帝国陆军士兵。在《星球大战》正史里,陆军士兵和冲锋队员都隶属于帝国陆军,但冲锋队更精锐,陆军士兵更普通。汉·索罗在《游侠索罗》里参加的沼泽士兵也是帝国陆军士兵的一部分。



扫描证(scandoc)是帝国的一种身份证件,最早出自1989年的桌面RPG设定书《帝国资料集》(Imperial Sourcebook),后来被《侠盗一号》及其配套小说之一《揭竿而起》(Rebel Rising)引入正史。



索·格雷拉最早作为动画人物出现于《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2~5集,是行星翁德伦(Onderon)的起义军领导人,擅用游击战术打击独立星系邦联的机器人军队。他被认为是第一位真人化的《星球大战》动画角色——在《侠盗一号》里,奥斯卡影帝福雷斯特·惠特克饰演了这个角色。从此以后,索·格雷拉就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客。从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到动作冒险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星战迷们到处都能看到他领导反帝游击队的身影。



这把枪显然是根据现实生活中的AK-47改的。



特尔戈多旅行公司(Telgordo Travel)最早出自1991年的桌面RPG设定书《Star Wars Gamemaster Kit》。在桌游里,它是帝国最有影响力的旅行社之一,由最受信任的人运营,乘客几乎都是帝国的达官显贵。本剧把这家公司引入了正史。
霍斯尼亚主行星(Hosnian Prime)是为《原力觉醒》创作的星球,就是在电影里被弑星者基地摧毁的五颗行星之一。当时它是新共和国的轮值首都。
普莱克西斯(Plexis)最早出自1994年的桌面RPG设定书《银河指南10:赏金猎人》(Galaxy Guide 10: Bounty Hunters)。2015年的手游《起义》(Uprising)把它引入了正史。
大尤福尼斯(Eufornis Major)最早出自2015年的正史小说《帝国之仆:军中叛匪》(Servants of the Empire: Rebel in the Ranks)。
另外,这个场景的取景地是英格兰沃金市的麦克拉伦技术中心(McLaren Technology Centre)。



钱德里拉(Chandrila)就是我的母星,《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被提及的星球之一,最早出自1987年的桌面RPG设定书《星球大战资料集》(The Star Wars Sourcebook)。在正史里,钱德里拉是新共和国的第一个首都。



尤塔帕是为《西斯复仇》创作的行星。欧比-旺·克诺比正是在那里消灭了分离势力的格里弗斯将军。尤塔帕原住民分为两个种族:矮个子的尤塔人(Utai)和高个子的帕人(Pau'an)。在《义军崛起》、《欧比-旺·克诺比》等作品里出现的帝国最高裁判官就是帕人。
除此以外,卢森·雷尔似乎有不少有趣的藏品(上图逆时针方向):
曼达洛人的贝斯卡钢胸甲。
卡希克号角(Kashyyyk clarion),最早是为《西斯复仇》制作的道具,但最终没有进入正片。本集是它在荧幕上的首秀。这种号角是伍基人用班萨角做的。
提列克人的卡利科里(Kalikori)。这是一种类似家谱的传家宝,最早出自《义军崛起》。每个提列克家族有各自的卡利科里,每一代提列克人都会在自家的卡利科里上添加不同的装饰。
伍基人萨尔波林(Salporin)的头盔,和卡希克号角一样,是为《西斯复仇》制作的道具,但最终没有进入正片。萨尔波林在电影里没有戴头盔。
类似“弑星者尊主“(Lord Starkiller)的盔甲。”弑星者“盖伦·马雷克是经典动作冒险游戏《原力释放》的主角。在这个游戏的PC版,即《终极西斯版》(Ultimate Sith Edition)里,玩家扮演的弑星者将取代达斯·维德,成为皇帝的西斯学徒,在塔图因和霍斯猎杀残余绝地。不过这段游戏剧情既不是正史也不是传说,而是类似”无尽可能“的另一个平行宇宙。



冈根人(Gungan)的单兵护盾(personal energy shield),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
凯尔多人(Kel Dor)的抗氧面具(Antiox mask),最早也出自《幽灵的威胁》。在凯尔多人的母星多林(Dorin),空气主要由多林气(Dorin gas)和氦气构成,因此凯尔多人并不呼吸氧气,氧气对他们是有毒的。他们在富含氧气的外星球活动时,必须戴这种面具。



两块石板上的三个手势显然与洛塔绝地圣殿里的密钥石一一对应,它们同时也对应莫蒂思三神画像(Painting of the Mortis gods)里的三个手势。密钥石和莫蒂思三神画像都出自《义军崛起》。通过这幅画像,原力敏感者似乎可以抵达“世界之间的世界”(World Between Worlds),并在那里穿越时空,改写历史。



这件藏品似乎是被碳凝的印第安纳·琼斯的鞭子。在《天行者崛起》里,也出现过印第安纳·琼斯的鞭子。作为卢卡斯影业旗下的两大著名影视品牌,《星球大战》和《印第安纳·琼斯》经常有互相致敬的彩蛋。



在背景里,模糊的立方体似乎是绝地全息记录仪(Jedi Holocron),模糊的三棱锥似乎是西斯全息记录仪(Sith Holocron)。在它们的旁边则又是一个《印第安纳·琼斯》的彩蛋:商羯罗石头(Sankara Stones),出自1984年的《印第安纳·琼斯与魔域奇兵》。事实上,在《天行者崛起》里,也出现过商羯罗石头。



汉纳城(Hanna City)是钱德里拉的首府。



阿斯·丹戈尔(Ars Dangor)最早出自1989年的桌面RPG设定书《帝国资料集》,2014年被小说《塔金》引入正史。他是帕尔帕廷皇帝的心腹之一,早在共和国时代就是帕尔帕廷的顾问。
斯莱·穆尔(Sly Moore)是为《克隆人的进攻》创作的角色,昂巴拉人,原力敏感者。早在共和国时代,她就是帕尔帕廷的高级行政助理,是极少数知道帕尔帕廷的西斯身份的人之一。在传说宇宙里,据说她为帕尔帕廷生了一个有三只眼睛的儿子;在正史宇宙里,她在霍斯战役后企图杀害达斯·维德,还与血红黎明组织有勾结。
在《星球大战》正史里,帝国总理大臣(Grand Vizier)是马斯·阿梅达(Mas Amedda)。这个查格里亚人(Chagrian)是政坛常青树,从瓦洛伦时代起就担任共和国副议长,帕尔帕廷崛起后又为帕尔帕廷服务,是极少数知道帕尔帕廷西斯身份的人之一。帕尔帕廷称帝后,他成为帝国首相。帕尔帕廷倒台后,他代表帝国向新共和国投降,签署《银河和议》(Galactic Concordance)。在新共和国初期,马斯·阿梅达依然活跃在政坛,担任科洛桑临时政府的名义领导人。另外,在《星球大战》传说里,帝国总理大臣是另一个人,叫塞特·佩斯塔奇(Sate Pestage)。



戈尔曼最早出自1990年的桌面RPG设定书《义军同盟资料集》(The Rebel Alliance Sourcebook),2016年被《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引入正史。这颗行星是“戈尔曼大屠杀”(Ghorman Massacre)的发生地,当时帝国血腥镇压了当地的和平抗议者。不管在正史还是在传说,戈尔曼大屠杀都是蒙·莫思马公开与帝国决裂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在传说宇宙,戈尔曼大屠杀发生在帝国成立后第二年左右,而在正史宇宙,它发生在雅文战役前2年,即本集故事三年后。



塞弗托克(Sev Tok)最早出自1996年的《星球大战冒险杂志》(Star Wars Adventure Journal)第9期,是一颗地震频发的行星。2019年的小说《索龙:叛国》(Thrawn: Treason)将它引入了正史。


第1~3集

一、费里克斯(Ferrix)

虽然是本剧原创星球,但费里克斯似乎与《原力觉醒》里的贾库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



费里克斯街头有类似贾库驮甲兽(Luggabeast)的生物。虽然它们外观不尽相同,但两者有共同的特征,都是有机生命和机械设备的融合体,被当地人用作驮畜。



费里克斯街头有个与鲁唐(Roodown)非常相似的阿贝德尼多人(Abednedo)。他俩都背负由起重臂改装的黄色机械臂。所不同的是,费里克斯街头的那个人还戴着头盔和眼镜。



费里克斯和贾库都有啄钢鸟(Steelpecker)。顾名思义,这种生物具有消化金属的能力。

此外,费里克斯与《游侠索罗》里的科雷利亚(Corellia)也有不少相同点,比如:



费里克斯和科雷利亚的居民都饲养西比亚犬(Sibian hound)。这种犬的牙齿具有再生能力。



费里克斯和科雷利亚都有高大的OI-CT吊车步行机。

二、其他



星路(Starpath)最早出自1998年的小说《我,绝地》(I, Jedi),这次被本剧引入了正史。在小说里,星路是一种导航系统,由西纳舰队系统(Sienar Fleet Systems)开发。



在安多的这台NS-9星路上,有银河帝国的标志。



蒂姆·卡尔洛(Timm Karlo)提到的沃巴尼最早出自《侠盗一号》。义军同盟正是在这颗行星救出了被帝国关押的琴·厄索。



奥利恩星际出租(Orlean Star Cab)最早出自1993年出版的桌面RPG设定书《银河指南8:侦察员》(Galaxy Guide 8: Scouts),这次被本剧引入了正史。在书里,这种飞船长70米,主要被用来星际探索,只要一个飞行员和三个机器人就能运行,能装载长达5年的消耗品。



安多自己在捣鼓的飞船就是一艘上图提到的布雷翁厢式货艇(Breon Dayvan),本剧原创飞船型号。



维奇(Vetch)是乌罗德尔人(Urodel)。这个种族最早出自《原力觉醒》,即抵抗组织成员博利·普林德尔(Bollie Prindell)。值得注意的是,维奇和普林德尔均由木偶操纵师伊恩·怀特(Ian Whyte)饰演。



本迪恩(Bendine)是一家小型造船厂,先前只在《完全名景图解》(Complete Locations)等参考书中被提及。



克纳里(Kenari)的采矿挖掘机与现实生活中德国克虏伯的Bagger 288挖掘机几乎一模一样。无独有偶,早在1997年9月出版的漫画《X翼:侠盗中队》第22集里,也出现了外形类似Bagger 288的巨型履带式基建工程车:



当然,漫画里的工程车和本剧出现的挖掘机不尽相同。本剧的挖掘机更像Bagger 288。



在废船场里,至少可以辨认出三艘飞船的型号:

右上角,VCX-100轻型货船(VCX-100 light freighter)。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主角团的飞船“幽灵号”(Ghost)就是这个型号。
右边中间,“枪骑兵级”追击船(Lancer-class pursuit craft)。这种型号的飞船最早是为《克隆人战争》创作的,但其造型直到《义军崛起》第二季才首次亮相。阿萨吉·文崔斯(Asajj Ventress)和曼达洛人凯楚·奥尼奥(Ketsu Onyo)都有一艘这样的飞船。“枪骑兵级”追击船由曼达洛人的造船厂曼达尔马达(MandalMotors)生产。
左上角,WTK-85A星际运输船(WTK-85A interstellar transport)。在《天行者崛起》里,被西斯刺客欧奇遗留在帕萨纳的“贝斯通遗产号”(Bestoon Legacy)就是一艘WTK-85A星际运输船。
左下角,Y翼星际战斗机(Y-wing starfighter),从克隆人战争一直用到第一秩序崛起的经典轰炸机和强击机,有好几个子型号,是义军同盟的主力机型之一。

根据《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的第1集指南,废船场里的其他飞船型号包括海罗蒂D-85货船(Hyrotii D-85 freighter)和KGZ-45星际起重船(KGZ-45 starcrane),都是本剧原创型号。



雪山行星费斯特(Fest)最早出自1995年的FPS游戏《黑暗力量》(Dark Forces)。玩家要在那里发掘帝国黑暗士兵计划(Dark Trooper Project)所用到的盔甲材料——弗里克合金(phrik alloy)。2016年的参考书《侠盗一号:终极视觉图典》(Rogue One: The Ultimate Visual Guide)把这颗星球引入了正史。在本剧播出前,卡西安·安多的身世也主要记载在《侠盗一号:终极视觉图典》里:

安多出生于费斯特。克隆人战争期间,他的父亲在卡里达军校因抗议共和国军事扩张而遇害。小安多加入了一个独立星系邦联支持的叛乱小组,向共和国克隆人士兵和步行机投掷石块和酒瓶。

现在我们知道,这一切可能都是安多养母玛尔瓦(Maarva)编造的虚假信息。



安多家里似乎有一个班萨(bantha)玩具。怪不得安多骑飞行摩托就像骑班萨!



在普雷奥克斯-莫拉纳安全总部可以看见一个KUP24信使机器人(KUP24 messenger)。这种型号的机器人最早出自《游侠索罗》。



安多小时候坠落在克纳里的那艘飞船似乎隶属于独立星系邦联,因为船员制服上都有邦联标志。根据《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的第2集指南,当时克隆人战争尚未爆发,邦联成立不足两年。



根据英语字幕提示,卢森·雷尔(Luthen Rael)驾驶的方多牵引船(Fondor Haulcraft)上装有方多机器人模块。方多最早在1979年的小说《汉·索洛在星海尽头》(Han Solo at Stars' End)里被提及,后来在1981年的漫画《达斯·维德出击》(Darth Vader Strikes)里首次出现。从此以后,方多就是《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著名的造船基地之一,频繁出现。2015年的小说《塔金》(Tarkin)把方多引入了《星球大战》正史,并且延续了它作为造船基地的设定。在2017年的游戏《前线Ⅱ》里,玩家可以拜访方多。



在卢森·雷尔搭乘的渡船后座,可以看见两个阿基阿基人(Aki-Aki)乘客。这个种族最早出自《天行者崛起》,是沙漠行星帕萨纳(Pasaana)的原住民。



普雷奥克斯-莫拉纳安全督察组(Preox-Morlana Security Inspection)乘坐的是机动战术舱(Mobile Tac-Pod),本剧原创载具。



由于当时克隆人战争尚未爆发,因此玛尔瓦可能并不把成立不足两年的独立星系邦联当成一个独立政权。



安多使用的武器是MW-20布里亚手枪(Bryar pistol)。布里亚手枪最早出自《绝地武士》系列游戏,是主角凯尔·卡塔恩的随身武器之一,2015年被游戏《前线》引入正史。但《前线》里的型号是K-16布里亚手枪。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的第3集指南透露,克纳里人讲的语言是现实世界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和匈牙利马扎尔语的融合。



希里尔·卡恩(Syril Karn)的台词“现在有两个了”在《幽灵的威胁》中也出现过,是贸易联盟总督纽特·冈雷(Nute Gunray)说的。



“巴克塔”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医疗物质,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巴克塔由弗拉蒂克斯人(Vratix)发明,能迅速促进伤口附近的细胞再生,几乎可以治疗一切伤口。

路过

雷人

握手
12

鲜花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12-5 09:29 , Processed in 0.0554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